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女武神的劫难[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武神的劫难[完]
【作者:qwerty120 在一个名叫兰亚的异世界大陆中,正到乱世之时,有两股互相对立的势力,一股叫陈国,一股叫魏国。  起初魏国的实力一直压着陈国一头,不过就在陈国支撑不住之际,当世陈皇之子陈立执掌陈国,硬生生地抵抗住魏国的攻势,并将陈国一步步地发展壮大,如今陈国与魏国的实力已经与当初截然相反,终于,在纪元103年,陈国吹响了对魏国总攻的序幕,陈立任命有战场女武神之称的施兰为主帅,率军30万,讨伐魏国。「  陈国都城前。  陈立和施兰两相对视,目光中含情脉脉。  众人已经见怪不怪,陈立与施兰的关係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了。  「此战你务必要保重你自己的安危,若你成功回来,我便与你大婚。」陈立抚摸着施兰的头温柔地说道。  「嗯。」施兰也注视着陈立,千言万语都化在了这一声嗯中。  就在两人秀恩爱之际,军队中一道目光森然地注视着这一切。  女武神施兰转头走向了军队,并且下令道:「全军开拔!」  陈立望着已经渐行渐远的军队,心中却有一股不好的感觉。  二十天后,30万大军开拔到了贺兰县与魏军对峙着。  三天后的夜里,魏国君主营帐中。  魏国君主岚操赤裸着身子坐在王位上,在他的身下却有一名女子在吞吐着他的肉棒,这名女子体态丰满,尤其是身后的屁股,完美而肥大,而此时她的下体此时已经泛起了蜜汁,两条腿缠绕在一起,似乎在忍耐着什幺。  最终她身子一颤,吐出了肉棒,「啊!」地呻吟了一声,癡迷地望着眼前的肉棒道:「主人,奴家忍不住了,主人,求你!用大肉棒干我!」  岚操见到这一幕哈哈大笑道:「怎幺,秦兰,你当初不是宁死不屈吗,现在怎幺反而求我了呢?」  那名女子擡起了头,其模样赫然是施兰的亲卫队长秦兰。  秦兰白了岚操一眼,道:「当初奴家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其中滋味,如今是主人让奴家感受到了其中的快乐,奴婢感激还来不及呢!哦!主人!干我!」秦兰扭动着完美的身躯,那动作充满了诱惑。  「哈哈,转过身来!」岚操大笑着下令道。  秦兰身子一颤,连忙转过了身,将肥硕的屁股对向了岚操。  岚操站了起来,一沖身,将他那完美的肉棒插入了秦兰体内。  「啊……好舒服……主人……主人……用力……啊……干死骚货吧!」秦兰面色潮红地呻吟道。  「你在那女武神身边,她没有起疑吧?」岚操一边干一边拍着她的屁股问道。  「啊……没……没……啊……那贱人……啊……一点也没有……怀疑奴家……啊……啊……好幸福啊!」秦兰一边呻吟一边答道。  「好,剩下的计画就交给你了。」岚操抽出了肉棒,重重地拍了一下秦兰的屁股说道。  秦兰身子一颤,一股空虚感传来,身子一软,跌坐在了地上,而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岚操的肉棒。  「去吧,等事情完成,我会当着女武神的面操你的。」岚操吩咐道。  「啊……是,主人!」秦兰想到那时的场景,身子又是一颤,跌跌撞撞地拿起了衣服穿上,然后走了出去。  等到秦兰回营后,她的营帐中。  秦兰裸着身子,躺在褥子上手瘾,一边手瘾一边喊道:「啊……主人……干我……用力……干我。」  脸上尽是癡淫之色,一点没有当初庄严的样子。  一天后,夜晚。  施兰正在营帐下看书,忽然一人拉帘而进。  施兰擡头一望,原来是秦兰,于是道:「秦兰,这幺晚了,有什幺事吗?」  「兰姐,我发现了一件大事!」秦兰神神秘秘地道。  「什幺事?」施兰被勾起了兴趣,望着秦兰道。  「我发现有几个人在山间寻找着什幺。」秦兰小声地道。  「这有什幺。」施兰不以为意。  「可是我发现其中一人居然是魏国君王。」秦兰忽然说道。  「什幺!」施兰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他立刻想到如果抓到他,战争不就可以结束了吗,想到此刻,施兰眼中充满了兴奋。  「在哪快带我去!」施兰兴奋地道。  「兰姐,如果有埋伏……」秦兰犹犹豫豫地道。  「你连我的本事都不相信了?」施兰有些不开心地道。  「那兰姐,避免军中细作,打扮一下,随我悄悄地来。」秦兰小声地说道。  「好!你等下!」施兰讲到。  片刻后,一个偏僻的地方。  「在这吗?」施兰环顾四方问道。  「嗯,不好有人来了,兰姐先躲到这。」秦兰拉着施兰躲在了一片草丛中。  片刻后,一行人走了过来。  施兰放眼望去,正是魏国君王岚操。  施兰见到此景后哪还耐得住,直接蹦出,向着岚操杀去。  「岚操拿命来!」施兰跳起来喊道。  就在施兰看到岚操将要损命在她手上时,忽然脚步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怎幺会,施兰不可思议地想到。  「哈哈,施兰没想到吧,你已经中了我的独家秘方欢喜无力散。」岚操笑着对施兰道,随后在施兰仇恨的目光下,一敲她的脖颈,施兰只觉得脖子一麻,然后就什幺都不知道了。  许久过后,施兰幽幽醒来,两盏幽暗的灯光在她眼前晃着。  随着施兰意识的苏醒,她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幺,低下头一看,自己浑身上下居然不着片缕,施兰立刻慌了神,急忙将手伸进私处,待摸见那薄薄的膜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随着施兰精神的减缓放鬆,耳边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施兰连忙转头望去,却见到了令她耳面赤红的景象。  画面中一个裸身的男的正在大力插着一名也全身赤裸的女的。  男的正是魏国君主岚操,而女的居然是施兰的亲卫队长秦兰。  「啊……主人……啊……好舒服……用力……干死骚货吧!」秦兰不断地呻吟着,脸上充满了淫乐。  「住手!岚操你在干什幺,堂堂君主,居然欺负一个弱女子,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施兰大声斥责道,并想要起身,但全身鬆软,没坚持多久又倒了下去。  「哈哈,女武神,你这话可不对了,我们干的可是你情我愿的事,可不是欺负,兰奴,你说是吧!」岚操大笑地说道。  「啊……不错……主人……干的好舒服……兰姐……你也一起来嘛……这……件事……绝不后悔的……啊。」秦兰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施兰听到「兰奴」二字浑身一颤,再听到秦兰的话语,私处竟然露出了一丝蜜汁,这真有那幺舒服吗?施兰迷神地想到,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面红耳赤,随机仇恨地望着岚操道:「岚操,有本事放我们出去,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  「哈哈,放你们出去,你问问我身下的人愿意走吗?」岚操狅笑着道。  「啊……太舒服了……主人……我再也离不开你了……啊……啊!」秦兰媚声呻吟道。  「看到了吗,她不愿走,你又何必强人所难,说不定尝过我的肉棒,你也离不开了呢!」岚操讽刺地说道。  「你,无耻,定是你做了什幺手法!」施兰面色通红地辨道。  「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等我操完她,我肉棒暂时不插你,你若能在我的手法下坚持一炷香时间不高潮,我就放你们离开,如果你高潮了,就让我插你如何?」岚操许诺道。  「别嘛……主人……啊……我不想离开你!」秦兰在身下呻吟道。  「好!一言为定!」施兰思索了一会,觉得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答应了下来,然后扭过头去不再看这个淫乱的场面。  许久过后。  「啊……啊……主人……我又要……啊……丢了!」秦兰在岚操身下呻吟道。  岚操也加快了冲刺。  片刻后,岚操道:「兰奴,主人的圣液你可要接好了!」  「啊……主人……射吧……奴婢期待着……啊……啊……丢了……丢了!」秦兰话音刚落,就觉得阴道里一阵液体沖过,秦兰也在这作用力下再次高潮了,之后直接瘫软了下去。  「啊,终于射了!」岚操感歎了一声。  随后岚操扭头对施兰道:「女武神,在此期间,你可是偷偷回头42次哦!」  然后岚操弃下秦兰,走向了施兰,邪笑道:「準备好了吗?」  施兰一扭头,看也不看道:「你……你动手吧!」  听到此声后,岚操伸出了他的双手开始在施兰诱人的身体上抚摸起来。  岚操的手或是按,或是滑,或是掐,或是敲,不多时,手下的施兰眼神已经开始迷离起来,但她还是咬着牙,绝不发出一点声音。  片刻后,施兰的意思已经渐渐被情欲所占,她的双眼越来越迷离,神思飘忽,好像忘记了什幺。  「啊!」终于施兰发出了第一声。  岚操嘴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双手也开始加快速度了。  施兰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  「啊……」随着一声长久的呻吟,施兰的下体喷出了久违的液体。  片刻之后,意识回复清醒的施兰满面通红,面露羞恼之意,狠狠地瞪了一眼岚操,随后别过头去。  「喏!」岚操指着远处燃烧的一支香,面露笑意地对着施兰道:「时间还有大半,女武神你可别耍赖哦,否则后果很严重的,我们几万个兄弟还在等着呢。」说完岚操俯下身,在施兰的耳边轻轻吹一口气,然后悄声道:「如果你答应了,我还会给你机会,让你走的。」  「违不违约,就看女武神你的英明决策了。」岚操站起来俯视着施兰大声道。  施兰眼神忧伤,半响后,才微微点头,同时心道,待我逃出去必雪今日之耻。  「好,不愧是女武神,说话果然算数,」岚操拍掌赞道,「不过……」岚操话锋一转道,「女武神是要在下动呢,还是自己动?」  施兰回过头,狠狠地挖了她一眼,道:「你动!」  岚操笑道:「女武神挖人的一眼也格外妩媚呢,不过让我动,还请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否则……」  「你……」施兰目光变换犹豫不决。  「既然如此……」岚操意味深长地道。  「好,我趴……」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岚操估计要被施兰的眼神杀死万次了。  施兰转身跪在地上,双手不自然地撑地,如秋水般的杏眸里竟然闪烁着泪光。  在灯火的照耀下,明暗交错,竟成现出完美的体态。  「好!」岚操抚掌大赞,然后慢慢地走向施兰,将大鸡巴靠近施兰的小穴来回地磨动,同时双手也不閑着,在施兰的洁白如玉的身上来回抚摸。  渐渐地,施兰的眼眸又变得迷离,仿佛岚操的手有别样的魔力,连肤色都变红了,娇喘声发出,身子也开始不安地扭动,完美无缺的屁股也向着后方靠近。  岚操见到时机成熟,微微一笑,将大鸡巴直接一挺,瞬间撕破了女武神的处女膜,进入了她的体内。  施兰顿时被一阵疼痛恢复了清醒,眼眸中闪烁着泪光,完美性感的小嘴喃喃道:「啊……陈,对不起,我不能……了。」  岚操听见施兰的低声诉说,嘴角微微一翘,身子开始挺动,手也抓向了施兰洁白如玉,上面还有青色血管的乳头,用他的手法开始巧妙地揉着。  渐渐地,施兰感觉到下身的疼痛感居然缓缓地消失了,岚操的肉棒一股灼人的热度在她的小穴里抽插着,小穴随着肉棒热度的灼烧,居然有种痒痒的感觉,之后就是舒服,幸福和依靠。  施兰的眼神开始了迷乱,她渐渐发出了一声声微弱的呻吟。  岚操见时机成熟了,就将施兰翻了过来,让她看着自己,抓着她的那完美而充满弹性的大腿,开始加大力度冲刺。  「啊……」施兰终于大声叫出了第一声。  岚操见施兰开始堕落在淫欲里,就开始变着姿势大力肉着施兰。  「啊……不行了……要到了!」在岚操的抽插下,施兰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但岚操感觉到施兰阴道的收缩并没有停下,继续大力抽插着施兰的美穴。  就这样施兰连续高潮了三次。  最后岚操将施兰扶了起来,施兰也配合地将大腿紧紧地夹着岚操的腰,双手也环抱着岚操。  「饶了我吧……好舒服……人家要飞了……啊……不行了……又要到了!」  岚操也喘着粗气。  终于两人同时迎来了高潮。  施兰的双腿紧紧地夹着岚操的腰,仿佛要将其夹断似的,手指也掐入了岚操的后背。  施兰的身体不停地颤抖,良久才停了下来。  岚操也放下了施兰的大腿,眼光俯视着施兰。  施兰望着面前的岚操,彆扭的痛恨中还杂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爱意,只不过一会就消失了。  「施兰,不错,你表现不错,很配合,接下来三天我还会来,三天后我会考虑放你的。」岚操说完搂着秦兰的腰,在施兰的痛恨中大笑地走了。  施兰望着岚操终于累得闭上了双眼。  夜里。  牢房的外面两盏幽暗的灯光仍然亮着。  施兰绝美的脸上仍然含着红晕,忽然,施兰开口喊道:「陈立!」  之后就一直重複着,但渐渐地,口中的陈立竟然变成了岚操,身体也渐渐地白中带红起来。  忽然施兰长吟了一声,身子猛烈颤抖,下体忽然喷出了一阵淫水。  随后施兰睁开了眼睛,好一会才坐起了声,望着身下的湿润,才意思到自己刚才居然梦中高潮了,再回想起梦中的内容,施兰一阵面红耳赤。  「我难道这幺淫蕩,才刚刚体会,就梦到……」施兰喃喃道。  随后施兰感觉到小穴中一阵瘙痒,亲不自禁地摸了一下阴核。  「哦……」岚操呻吟了一声,随后将手伸了进去,开始了抽插,另一只手也在玩弄着她的乳头。  「哦……不行……」施兰插了半天,却没有丝毫减缓的感觉,反而愈加厉害了。  「岚操……岚操!」施兰喃喃道。  天渐渐亮了,一阵脚步声响起,施兰连忙期待地望去,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施兰的眼中。  「咦,女武神,你在干嘛?」岚操假装吃惊地道。  此时的施兰正在用小穴划着牢柱。  听见岚操的叫声,施兰才略微清醒,发现了自己正做着何等淫蕩之事。  没等施兰反应过来,岚操就率先一步踏了过来,解开锁,推开了门。  岚操一过来,施兰觉得小穴中的瘙痒愈加严重,情不自禁地扭着身子,呻吟了一声。  岚操笑着走了进来,抱起了施兰,一手抓着她的奶子,一只手划过她的小穴,轻声在她耳边道:「没想到堂堂女武神居然这幺淫蕩,难道被我开发出了本性,对吗?」岚操在施兰耳边吹了一口气,随后又用独特的手法在施兰身上抚摸。  「转过身来!」岚操命令道。  施兰听声音身子一颤,随后听话地转过了身子,心里面说服自己,我只有听他的话,才能逃出去报仇。  岚操笑着将大鸡巴插入了施兰的小穴中,之后又弄了施兰几次高潮才在施兰羞愤的目光中端着施兰的尿盆离开。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岚操都如约而至来操着施兰,之后,施兰觉得她的身子越来越痒,越来越空虚。  第四天,在施兰期盼的眼神中,岚操带着衣裳暴露的秦兰来了。  施兰期待地看着岚操,扭着美妙的身子。  「施兰,放你出去,我还要和部下协商一下,不过有一点我向你保证,肯定会放你出去的,恩,今后我就不会操你了,这地方隐蔽,所以我带别人来操。」  在施兰失落的目光中,岚操将大鸡巴插入了秦兰的小穴中。  「啊……主人……好舒服……啊……真棒!」  施兰的专门牢房里回蕩着秦兰的浪声蕩语。  施兰目光盯着他们,只觉得脑子根本转不起来,而下身的小穴越来越痒,渐渐地施兰将手放进了小穴中开始抽插,而眼睛紧盯着岚操。  岚操插完秦兰后就搂着秦兰离开了。  第二天,岚操也是如此。  第三天,岚操照样搂着秦兰,就当他準备将大鸡巴插入秦兰体内时,身后一道身子抱住了他。  岚操回头道:「施兰,你要干什幺?」  「要……我要……」施兰已经完全被欲火吞没了理智,今天连饭都没吃。  「没想到女武神这幺淫蕩,那幺话也说得淫蕩点吧,要什幺?」岚操戏弄道。  「要你的大鸡巴!」施兰低着头道。  「不对,没有后面,而且对我不尊敬,擡头看着我说!」岚操命令道。  「要岚操大人的大鸡巴插我的贱穴!」施兰红着脸刚说完,就觉得身子涌动着一种愉悦感。  「转过身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兰奴!」岚操道。  「是!」听见这话,施兰身子又一阵颤抖,乖乖地转过了身子。  终于……终于施兰等到了岚操将大鸡巴插入了她的体内。  长长地呻吟声带着施兰的眼泪。  「啊……干死我……啊……好舒服……好棒……」施兰大声浪叫道。  「叫主人,你是兰奴!」岚操在她耳边轻声道。  「啊……是……主人……啊……兰奴……啊……好舒服!」施兰歇斯底裏地浪叫道。  终于施兰又几度高潮,岚操将精液射入了施兰的体内。  施兰用迷离的眼神望着岚操,目光中丝毫不掩盖她的癡迷和爱意。  第二天,岚操又来了,施兰又用她的身体迎奉着岚操,有点破罐破摔的意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第六天,岚操来了,并且告诉施兰他同意放她走,不过有个条件。  「只要你在半炷香内给我舔大鸡巴还能忍得住,我就放你走如何,否则就成我我的性爱奴隶如何?」  「好!」施兰一口答应了下来,心中道,陈立,如果我忍不住不要怪我,随后想到要成为岚操的奴隶,施兰身子又升起一阵愉悦。  施兰癡迷地望着岚操的大鸡巴,然后珍重地将它含入口中。  岚操的大鸡巴随着施兰的服侍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大,施兰体内的躁动也越来越猛烈。  施兰紧夹着双腿并扭动着。  岚操低头在施兰耳边轻语道:「兰奴,成为我的奴隶吧!」  听见这话,施兰终于忍不住了,吐出了鸡巴,对着岚操哀求道:「主人,我要你的大鸡巴……啊啊……插我的搔穴。」  岚操闻言大喜,将鸡巴终于插入了施兰的体内。  「啊……插死兰奴吧……啊……主人……好舒服!」  「啊……啊……啊……啊!」  三天后。  陈军军营。  「怪了,秦兰护卫,主帅怎幺不出面呢?」有人问到。  「我不是说了吗,这是机密,等到主帅回来一定会打赢的。」秦兰回答道。  魏军军营。  魏国君主岚操高坐椅上,而在他身下却有一名女子低头吮吸着他的肉棒。  近处一观,这名女子满面癡情,一双杏眼满含春色,正是女武神施兰。  她此时一只手拿着岚操的肉棒,另一只手却抚摸着小穴,身体时而颤抖,好像在竭力忍着什幺。  「好了!」岚操拍了拍施兰的背,施兰顿时会意,转过了身去,将肥美的臀部对着岚操。  「噗嗤」一声,岚操将肉棒插进了施兰的体内。  「啊!」施兰一声长吟。  「啊……好棒……主人……好舒服……兰奴舒服死了……啊……啊!」  片刻后。  「啊……不行了……要到了……啊!」  就在施兰即将到达顶点的时候,岚操却把肉棒抽了回去。  突然失去的失落感让施兰浑身无力地跌落在地上,满面渴望地望着岚操。  「回去吧,将我的事办完,本大爷再赏你。」岚操俯视着施兰说道。  「是。」施兰颤抖着身体将衣服穿上,然后一步一颤地走了出去。  是夜。  陈军军营。  施兰邀请众位将领入主帐饮酒。  酒过三巡,众位将领纷纷倒了下去。  第二天,众位将领被冷水浇头才依次醒来,望向主帐,却看到主帅施兰全身裸体地坐在了一位男子的身上。  「岚操!」有位将领认了出来。  众人听后大惊。  「你们很够胆吗,竟然敢强姦主帅施兰!怎幺?不投降吗?」岚操笑着说道。  众位将领都是聪明人,纷纷明白了什幺意思。  于是大部分投降,少数沖向岚操却被弩箭杀死。  西元103年,陈魏决战,陈军大部纷纷反叛,陈军大败。  西元104年,女武神施兰率军攻入陈都,陈国亡。  魏国君主岚操于这年完成统一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