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蕩漾女皇[01~8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蕩漾女皇[01~80]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0-28 10:18 编辑 人物介绍                女主派  唐碧:她的霸气,仿若龙胤风;她的傲骨,像极了莫冉;她的狡黠,如云王;她的温润,似龙胤墨;她的绝尘脱俗,堪比洛羽……她,既是众生的影子,又是众生的镜子,从她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优点,亦能深刻体会到自己的缺点。                男主派            A、明暗组帝王VS云王  龙胤风:帝王,如风般的男人,冷冽时如狂风来袭,深情时如春风拂面。  【忠告】千万不要和风一样的男人斗狠,就算你武功再高,风没有伤到你,你伤风了,也会感冒。  龙胤云;云王:如云般的男人,远在天边,隐在心田;时而翻云覆雨,时而云梦闲情。  【忠告】和这样的男人谈恋爱,千万不要企图能抓住他,你只要脱光躺在床上,唤一声跟斗云便是了。           B、冷暖组国师VS魔音师  莫冉:国师,如冰般的男人,通透玲珑,灵术第一,智商第一,情商无能。  【忠告】灵杀和灵生的绝技下,生死操纵,和你比计谋,活人气死,若跟他计较情爱,死人能气活。  洛羽:魔音师,人情世故世间冷暖皆与他无关,才配做国师的对手、兼朋友,活着的乐趣是爱琴,宠唐碧。  【忠告】你可以为他沈沦,但千万别伤他自尊,如羽毛般温柔的男人,虽温润,但极易破碎。           C、动静组墨亲王VS唐将军  龙胤墨:墨亲王,温柔小弟,青涩无双,静如山,朦胧如月,功法第一,江湖暗帝,是唐碧最溺爱的男人。  【忠告】女的捡到他,千万别带回家,手碰了会断手,心里爱了会剜心,碰到他,最好做个拾金不昧的好孩子。  唐泽:唐碧亲大哥,龙淩王朝第一将军,调教无数美女,却只为追寻一个一见锺情的影子【忠告】这可是乱伦的禁忌,大家千万千万别尝试!           D、水火组吴少南VS苏含  吴少南:驸马,又称吴大官人,张扬如火,内敛深沈,言传与帝王勾搭,实则想勾想帝王的唐碧。  【忠告】等你为我儿子护国有功,我便娶你,这会不会是一张空头支票啊?  苏含:公公,灵雨,水柔般温馨,为使命做一辈子公公;为爱人奉献一切;生与死,对他而言,似乎命中注定。  【忠告】诱惑一个公公是无罪的,爱上一个公公,是遭罪的,他会让你用一辈子来偿还。           第001章。都是春宫的祸  「嗯……啊……哦……啊……」  唐碧轻轻地扭开了房间,脱下高跟鞋,踩着丝袜蹑手蹑脚地朝房间走进去。半掩的卧室门内传来男欢女爱的喘叫声,令唐碧面红耳赤,「难道我走错房间了?」  当她掏出结婚证,职业道德良好的服务员才敢将她领到38层的5星级总统套房。这是老公莫凡出差暂居的房间,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前几天老公十分歉意地说他要出差无法陪她过结婚纪念日,她心中便有了这次偷袭的想法了。她要给老公一个惊喜,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老公。  她红着脸正準备小心退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沙发上的包,那不正是她帮他买的吗?莫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优秀到令她觉得惭愧,曾经一度她觉得他娶她可能是因为她父亲的提拔而感恩。  但他的温柔与真挚的感情,却令她深深地感觉到了──爱。  是的,她深爱着这样一位优秀得令人嫉恨,俊美得令人迷醉,温柔得叫人甜蜜的好男人。  室内的浪叫声越来越大了,一个清脆如黄鹂鸟的女声此刻呜咽沙哑地尖叫,「老公,好老公,饶了我吧,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唐碧「登」地心跳如雷,这……这是她在床上经常呼救的声音,每当她羞怯地求饶着,莫凡便会宠溺地吻吻她,身下动作却更加猛烈……  「难道是莫凡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太过寂寞,在看A片安慰自己?」唐碧心中既愧又羞,室内持续不断的高潮声令她心神蕩漾。「既然来了,就大胆一点,给他一个最大的惊喜。」  她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外套,露出了一仅着黑色镂空丝带的情趣内衣。未着其它内衣内罩的完美娇躯在几根黑色丝带的束缚下若隐若现,连她自己从落地窗前看到,都觉得激情澎湃。  莫凡虽然嘴上没说,但心中一直觉得她太过于保守,矜持。她也想让自己变得有情趣,可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得她难以放开心性。今天此举已经是她最大的限度了。  她鼓着勇气推开了门,瞄準床正準备扑上去,突出其来的场面惊得她如被当头一棒。床上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扭绞在一起,像肉搏般拼命地摇晃着。「啊……啊……老公,我要上去,换我在上面。」  羞愧万分地唐碧猛然惊醒,準备急急退出来,男女换位之时,却惊然对上了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啊……唐碧……」男人尖叫一声,被女人压在了身下,「坏男人,在人家身上爽快了这幺久,还记得那个蠢女人。」说罢,女人狠狠地揪了下他的胸前的红点,腰身如蛇般纠缠着越发浪蕩地摇晃了起来,唐碧几乎看见那根巨大的男根抽插入她的红洞之中。  莫凡……竟然是莫凡……唐碧几乎喘不过气来,眼前上演活生生的春宫图,那个男主角,竟然是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着嘴里怕化了的老公?  「嗯,啊,老公,好硬,你好棒。」女人律动得越来越厉害,身下的男人惊得下身越来硬挺,一次次想起身,都被她的律动撞了下去,他嘴里的想叫出的话都断断续续地变成了催情药剂。  「别,快,起来……」  尽情迟骋的女人将他的话读成了想要的表达,越发浪叫起来,甩起波浪般的长髮,口中流泻着淫糜的话语。「哦,好老公,好爽,人家……人家要到了。」  一汪晶莹的液体从她抽起时从男根流下,沾染在他的毛上,闪闪发亮。唐碧只觉得那儿如万太金光射在她的身上,她终于忍不住扑通跪倒在地上。  听到声响,身上的女人终于惊醒,回头瞪着她,如丝的长髮垂在雪白的双肩,煽情的装束叫任何男人都会发狂,特别是那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叫人怜惜不已。  「唐碧……」男人推开了身上的女人,光着身上跳了下来,伸手去抱她,唐碧如避蛇般猛然推开他,瞪大了双眼,「不要碰我。」  好冷,眼前的女人仿佛被抽去灵魂般,双眸空洞地瞪着他,却看不到一丝愤怒。  「唐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凡愧疚不已,碰到昔日初恋女友喝了几杯,也因好久没碰女人,按捺不住才擦枪走火,哪知却被她碰个正着。  「穿得这幺骚,真是你口中的那个死木鱼吗?」女人光着身上抱着莫凡,用雪白的巨乳摩擦他的后背,小手毫不顾忌地当着唐碧的面捉住了还高高挺着的男根。  「在你心里,我是那种女人吗?」唐碧只觉得羞耻到了极点,这会她才感觉到心神刚落回原位,便感觉到了椎心的刺疼。她颤抖着双唇问道。  「不……那个……我……」莫凡答得有点言不由衷。  「你喜欢这种……女人……是不是?」唐碧很想骂出「骚货」两个字,但却无法说出口。  「不是,我……」莫凡连声辩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多喝了几杯,她,她硬是要爬上我的床,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我恨你。」唐碧拨开他的手,抓着门努力地站了起来,一字一句说:「莫凡,我要你为你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不……不要。」莫凡顿时慌了,如果她老爸知道了,他别说没有前程,恐怕还要被他弄进大牢里。他马上就要再升一步了,大好前程就在面前……  「我错了。」他扑通跪在她面前,泪流满面声色俱下,「对不起,唐碧,你打我,骂我。但求你别离开我。」  「你真让我觉得噁心。」唐碧看都不看他一眼,抓起外套正準备套在身上。  身后的女人突然上前抓住了她,猛地将她推后几步,掐着她的脖子将她顶在落地窗前。  「你要干什幺?」莫凡惊慌尖叫。  「咳咳。」唐碧惊恐地拼命挣扎,揪着她的手嘶哑尖叫,「放开我……贱……人……」  「放开你,可以。」女人漂亮的大眼挑起淫媚的笑,「有几个条件。」  「你干嘛。」莫凡惊慌失措地叫道,他虽然是为了前程才娶了她,可她确实是个好妻子。  「第一,不準跟她离婚。」  唐碧摇了摇头,朝莫凡递过无尽的恨意,吓得莫凡浑身一颤,。  「第二,我要做小三。」对她的言词,莫凡吓得一身冷汗。  「不,你们这对无耻的狗男女……」唐碧咬牙切齿地大叫。  「那你就去死吧。」她猛地将她的头撞在玻璃上,媚眼如丝般看向莫凡,「老公,去,把玻璃推开。」  莫凡听闻脸色惨白,「不……可以吧!逃不掉的。」  「有什幺不可以的,难道你想前程尽毁?」女人冷笑道:「她穿得这幺骚,不是会情人,难道是会你这个老公不成?」  唐碧瞪着莫凡缓缓起身,吓得直摇头,「凡……凡……我……是……那……那幺的……爱……」玻璃被推开的「丝丝」声像针落地一样清楚,莫凡俯视着那张美得叫人心疼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别过头去,猛地将窗户推开。  「你」字还没出来,「啊」的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楼下传来。                        第002章。太监身下承欢  「啊……」  唐碧的尖叫还没停止,身下便传来一波波激烈的刺激感,仿佛浑身的骨头都在叫着欢愉的声音。快乐的欢像一串串音符般不由自主地从小嘴上呻吟出来。  「碧漾娘娘,奴才忍不住了。身边是破碎如娘娘腔般的男人声。  这是哪儿?唐碧睁开双眸,金碧辉煌的楼宇,雕花精緻的吊顶,古香古色的景象令唐碧惊讶不已。难道,难道阎罗宝殿是这样的?  身上突如其来被硬物刺入的疼痛感令她猛然蜷缩起身子,尖叫不已。她摇晃着头的同时,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以及奇怪的装束。  「苏含,你太温柔了。碧漾娘娘的欲求你是最清楚不过了,你这样哪能满足得了?」耳边传来的是男人讽刺的声音。「她最喜欢男人的大棒棒,你虽然没有棒棒,难道还没有其它杀手镧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钢珠滚过玻璃,令人感觉到浑身的寒心。唐碧寻声而去,迎面对上了一张如钢刀雕刻的脸,嵌着一双令人心慌的眼眸。  那眼中满含着令人难堪的讽刺。  他是谁?这又是在干嘛?身下陡然被硬物推得更进,一阵疼并快乐的感觉传遍了四肢五骸,她忍不住地张嘴尖叫声,声音却充满了淫迷的味道,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  「啊……嗯……」身下的律动如男人之物在猛然进攻,她突然明白浑身的情欲从何而来,只是这是在干嘛?难道是莫凡那个无耻的贱男人?不,不可以,她宁死都不会再让他碰她一下。  她猛地起身,却惊然发现,四周竟然站满了人,排得像电视里演的早朝的臣子般。一个个面色肃穆地看着她,眼中却满含着嫌恶。  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冰冷的眼神,这是什幺鬼地方?  唐碧疯了似的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一丝不挂,下身还挂着一根木梭般的硬物。  「你们……你们……」她惊慌地想逃走,却不知道往哪去,木梭被她惊跑而掉落。  「碧漾娘娘,您想去哪呢?您已经被我王赐给我了。」面前的青衣青帽的男子细声细声地说,手持的拂尘柄上还沾惹着晶莹的液体。  那是一张白净得令人想到鬼的脸蛋,看上去模样倒十分的俊俏,看上去竟有几分莫凡的神态,唐碧惊然抱住了他,「莫凡,莫凡,别杀我,别杀我……」话音未完,整个人晕倒在地上。  「王……」苏含弯身不敢看他,整个人仿佛缩成了一团。  「带回去好好玩吧。」那男人冷笑几声,目光扫过大殿前的诸人,「诸位爱卿,辛苦了,退了吧。」  唐碧再次浑浑噩噩地醒来时,房内点着几株红似血的烛灯,看上去不是很明亮,却也能辩得出。木雕大床,丝质帷账,还有那古香古色的摆饰,都让她清楚地知道,这儿不是她所在的那个环境。  她不是死了吗?难道又重生了?她坐起来环顾着这个房间,看上去很简陋,但却十分雅致,看得出主人是个很有格调的人。  门外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她惊然躺下。  「她不是死了吗?怎幺又活过来了?」说这话的声音很好听,温温润润的。  「小的也不知道为什幺?现在王赐给了我,是不是……发现了什幺?」说话的人似乎透露着不安,却似像极了莫凡那种戚戚然的声音。  「不会。」另一个声音淡淡道:「你要是觉得为难,就杀了吧。」  「小的倒不觉得为难,只是……事有蹊跷……」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不久,脚步声朝室内走来。唐碧感觉到他已经来了床前,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她感觉到微冰的手抚上了她的脸。  「碧漾娘娘……你的眼神……」他像似喃喃自语,「莫……凡……  莫凡……真是莫凡的声音唐碧猛然睁开了眼晴,对上的是一双澄清的眼眸。  是他,是那个拿着拂尘的太监,此时他解去了太监的幅子,却越显俊秀了。面对唐碧的目光,他显然吃了一惊,「你……」  「你是谁,这是哪?」唐碧咳了几声,问道。当她问完,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嫌恶的表情。  他用审视地目光盯着她,缓缓道:「碧漾娘娘,你……不记得了?」  唐碧知道此刻已陷生死之地,死过一次的人,再活过来,便格外珍惜了。她装作无辜地揉了揉头,「我……我这是怎幺了?」  「你都不记得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唐碧点点头,也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眼中丝毫不漏过一丝讯息。  「您将王的爱妃豔恋娘娘推下城墙,害得她腹中胎儿没了。王大怒,将您赐死,结果您没死成,王被把您赐给小的了。」  唐碧听罢大吃一惊,看来这真是因果迴圈啊。她刚被人推下摔死,重生此地,却是因推死他人而赐死。  在苏含的诉说下,唐碧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穿越到什幺地方什幺年代。这里大概类似唐朝,名叫祈灵大陆,大大小小的国家有十几个,这个是目前最大的国家,名为龙淩王朝。  昨天大殿上的男人便是龙淩帝王,名龙胤风。而她借尸还魂的这个人,竟然也叫唐碧,是本王朝赫赫有名的唐国公的唯一的小女儿,一年前被送入宫来,被封为碧漾娘娘。她作风大胆,生性放蕩,公然与各个男人行欢愉之事,丝毫不顾龙淩王的颜面。  「什幺?」唐碧听罢不敢相信,怎幺生前自己如此拘谨,竟然会附身到这种人的身上,莫非是老天故意安排,意在指责她太过保守?  「这事当然是真的,奴才亲眼所见,您和众男子在大殿上公然……」  「放肆。」唐碧冷冷喝道。若要走出条活路,必定要有一个忠诚的人跟在身边,跟前这个苏含神似莫凡,刚猛然醒来那一瞬间,她捕捉到了他的不寻常,但这会,他的奴才样却演得十分精妙。  既然如此,那他就给她好好的演。莫凡,若有机会,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本娘娘是演得是不是比你更真切。  苏含吓了一跳,这声放肆,他看到了碧漾娘娘的影子,此次大殿上不得不听从王的吩咐羞辱她,不知道是不是死路一条。  「之前你做得很好。」唐碧缓缓道:「王把我赐给你,就不怕惹唐国公不悦吗?」  「这正是王的意思啊。」苏含一说完唐碧冷眸瞪来,仿佛要透视他的灵魂一样,吓得他连忙捂住嘴。  「说。」  事到如今,苏含细声细气地哀怨道:「王故意当着众臣的面羞辱您,正是想惹怒唐国公,只要他一犯事,王就有理由剥夺他的军权。若没把握,王大可把责任推在奴才身上,说是奴才干的,奴才不就死定了。」  「唐国公难道不知道她女儿是这种人吗?」唐碧问这话又觉得不对,但苏含似乎未曾发觉。  「唐国公当然知道,但他根本就不在乎,他要的就是惹怒王杀了他的女儿,这样他便有理由握兵造反了。」苏含说完,吓得不敢再看唐碧,唐碧倒抽了一口气。  没想到两头竟然都是拿她的生命来当棋子,这下该如何是好?惹了任何一头都要死路。唯有活着,两方才能相安无事,但在他们这种捏拿着生死大权的人手中,她能活命吗?  先前的唐碧应该是死了,双方都将计谋得逞了,可她却离奇附魂了。  门外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苏公公,王让你过去,快点。」  「好,马上就到。」苏含连忙戴好帽子,「碧漾娘娘,您且在这休息,若需要男人……」  「滚。」唐碧脸色一红,恼羞成怒地叫駡着。  「不是,碧漾娘娘,您每晚都会发情一次,不是,是需要一个男人。这会在这儿,恐怕只有太监了,您自己小心玩着点。」  这话令唐碧羞得几尽无地自容。  每晚发情一次……  怎地他一说,身子便有了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