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阿通正典英雄栽在美人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阿通正典英雄栽在美人手
春风吹,春燕归,桃杏多娇媚侬把舵,郎打桨,划破西湖水。春意浓,春心暖,无力柳叶垂;眼儿相晚相印,侬为郎陶醉。」歌声又轻又柔,划破寂静的西湖春晓,似乎绵花棒在掏耳屎般,令人听得神驰目直,整个的呆了!--------------------------------------------------------------------------------就连早起要吃虫儿的鸟儿也癡了。西湖,环湖三十裏,风景,名胜,古蹟荟华一处,有山有水,不感单调,仁者和智者皆可以前来寻幽访胜。西湖,我国锦绣山河的代表,正宗的「上帝杰作」。如有雷同,全属仿冒,不值一顾。西湖春晓,薄雾笼罩,画舫罗列,泊于西岸,安宁之中,只闻那轻柔歌声在湖面迴荡着。歌声突然一挫,倏闻一阵嗲死人的声音道:「嗯!不要嘛!公子,你不是说只是要听人家唱歌吗?」那声音又嗲又粘,令人听得直起「鸡母皮」,不由心痒想干活!倏听一阵清朗的声音道:「若把西湖比爱珠,浓妆淡抹总相宜,方才是淡抹,现在是浓妆。」说完,传出一阵哈哈朗笑声音。「嗯!公子,小声点嘛!吵了别人,挺不好意思的!」「好!好!小声!小声!」儘管再小声,仍然可以听先一阵悉索的脱衣声。令人听得全身一热,心猿意马。接着是一声清脆的「开春槟酒」声音。「嗯!轻点嘛!人家受不了哩!」「哈哈!那就由妳自己来吧!轻重缓急,由妳自择。」声音方歇半晌,停在湖心的那条画舫立即摇幌起来,湖上立即涟漪层层,划破了寂静的湖面。不久,摇幌越剧,异响越响。泊于两岸附近的画舫亦随着摇幌起来。早起的鸟儿随着吱吱喳喳叫起来了。不知是在抗读,抑是在喝采?总之,西湖春晓的寂静被这「青春进行曲」打破了,好似名美人自熟睡中骤醒,开始在伸懒腰。懒腰伸讫,开始曼舞起来了!画舫好似置身于惊涛骇浪,随时会有翻覆之厄,激情中的爱珠却悍不畏死的拚命扭动着。两岸的画舫摇幌更剧了。突听泊在右岸的一条画舫传出一声姑娘的尖叫:「颳飓风啦?」接着是一声男人粗鲁的叱声道:「妈的,风妳的头,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妈的!妳算是白混啦!」「这………不然,那是什幺声音呢?」「妈的!妳自己听听看。」「拍!」一声脆响,接着是:「哎唷!卡轻哩啦!」「妈的!是不是这种声音呢?」「格格!是啦!史大爷,待会儿可要另外『加价』喔!」「妈的!加价?我没有向妳要『学费』妳竟敢向我要『加价』,真是庙寺晒肚兜,天下奇谭!」「格格!史大爷,人家加把劲,你就赏脸银子吧!」「好啦!好啦!妈的!妳乾脆改姓史,名字要钱吧!」「格格!好呀!只要大爷你叫了人家,人家即使是姓『屎』,又有什幺关係呢?格格格…………」「妈的!三八查某,妳竟敢汙辱大爷!」「拍!」一声,那名姑娘立即被赏「五百」。「哎唷!史大爷,失礼啦!人家下回不敢啦!」「妈的!滚开,把银子拿去!」「呜!呜……史大爷,人家下回不敢啦!」「妈的!一大清早哭什幺哭?哭衰的呀!」「呜……史大爷,人家不哭啦!不过,求求你别告诉黎大娘………」「妈的!扯什幺扯?大爷这套绸衫岂是妳扯得起的!」此时,附近的画舫内之人皆已被惊醒,立即传出一阵怒骂声,这也难怪,有谁愿意在熟睡中被人吵醒呢?怒骂声中,每条画舫立即有人头望向湖心那条「风雨飘摇」,「风雨生信心」,仍然不停幌的画舫。「妈的!是那位不长眼的………啊…………」一道白光,不错正是一道白光!只见从湖心那条画舫右蓬射出一道白光,奇準无比的射中相距五十余丈远的那位仁兄的喉间。是非皆因强出头,祸从口出。谁叫他要大嘴巴。一把短匕飞早十余丈,正中喉心,这份腕力以及眼力,实在有够惊人,何况出招者还正在「办事」哩!四週立即安静下来了!不过,时隔不久,立即传出一阵纷纷议论声音。突听湖心那条画舫传出一阵清朗的吟声。「芳原绿野姿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围,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莫辞盏酒十分劝,祇恐风花一片飞;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芳原」二字刚吟起,立即有人神色大变,悄悄的离舫上岸。中途开溜的人越来越多了。当「莫忘归」三字出现之时,那些「后知后觉者」立即抓起衣衫,匆匆丢下夜渡资之后,仓惶的离去。那些人皆是练过武,原本可以屁股一拍,拒付夜渡资,可是他们不敢这幺做,因为,他们耽心那些姑娘会抗议。据传闻,武林中在三年前神秘的冒出一位喜怒无常,武功高强的三旬青年,半年不到即已製造一股「颱风」。他名叫莫忘归,外号「潇洒美郎君」,不但人长得有如其号,既潇洒又俊美,作风更是有如其名。什幺叫做莫忘归呢?简而言之,就是不要忘记归去。归去那里呢?老家!从那里生下来,就回那里!也就是说,步上「奈何桥」唱「魂断蓝桥」。这幺一个英俊的人,却有这幺恐怖的姓名,他究竟是「煞星转世」?或者是不杀人,手就会痒?不是!完全不是!他一定在不高兴的时候才会杀人。问题是,怎幺分辨他高不高兴呢?因此,这二年余以来,江湖上流传着一句歌谣,「遇上莫忘归,有家不能归!」可见人们对他的忌惮了!意指儘量少遇见这位煞星。事实上,莫忘归并不是如此的嗜杀,一定是对方让他看不顺眼,他才会出手,不过,只要他一出手,对方就非「嗝屁」不可!莫忘归如此的狂妄及嗜杀,当然也引起黑白两道的不满,于是一批批的「制裁」人员相继的出现了!可是,在莫忘归机警的反应及高超的武功之下,那一批批的「制裁」人员反而被莫忘归「制裁」了。如此一来,莫忘归的名气更大了!不过,他也应「观众」的要求,儘量在要送人「回老家」之前打个招呼,因此,他选了这道诗作为「警告诗」。只要他一吟诗,就表示準备要杀人了,在现场附近听到吟诗的人就要赶快「溜之大吉」了。当吟诗结束之后,也就是他杀人之时。难怪方才会有那幺多的人闻声而溜,而且自动付出夜渡资,不敢惊动莫忘归的诗兴了哩。此时,莫忘归一见那些人闻声而逃,心中一乐,立即哈哈狂笑,那高吭的笑声立即传出老远。正在上面「干活」的爱珠,似乎经不起他那笑声,不但立即「罢工」,而且以纤掌捂住双耳。莫忘归寇她一眼,心中更乐,笑声更高。可是,他刚继续笑了两声,立即止声。不!不是立即止步,他是在一声闷哼之后才止声的,因为,爱珠已经将那支横插在髮顶的金步摇「送」给他了。右腰眼,不错!那支名贵的金步摇端端正正的戮入莫忘归的右腰眼,立即使他的右半身瘫痪了。终朝打雁,令日却被雁啄,莫忘归不由大骇。只见他俊眉一掀,左肩一耸就欲出招。爱珠闷不吭声的出掌扣肩。莫忘归立即整个的瘫痪了!「妳………妳是谁?」爱珠冷哼一声,那对原本水汪汪的桃花眼倏然煞芒一闪,阴森森的低声道:「姓莫的,你去问阎老五吧!」说完,纤掌在他的「促精穴」一拍!莫忘归立即神色大变,全身一颤。爱珠跨坐在他的下身,双目一闭立即开始调息。莫忘归双目暴睁,暴喝一声:「贱人!」就欲嚼舌自尽,可是,下颚方开,再也合不拢了!因为,爱珠已出手叫他「大嘴巴」了。莫忘归最讨厌别人「大嘴巴」,他何曾想到自己也会「大嘴巴」,而且是两张嘴皆大大的张开呢?上面那张嘴偶尔流挂着唾液。下面那张嘴却不住的喷射出一股股的「元阳」。这是他出道以来最骇怒的一刻,可是,全身瘫痪,他只能眼睁睁的瞧着自己辛苦练来的元阳送给别人。当元阳枯竭之后,他也要归老家了。越兇的人越怕死,莫忘归不由全身颤抖了。爱珠不屑的瞄了他一眼,立即又闭目调息。半晌之后,突闻江边传来一声叱骂:「兇手在那里?」「範捕头,在爱珠那条画舫上。」爱珠冷哼一声,倏然收功。右掌朝莫忘归的「气海穴」一拍,毁去他的武功之后,立即挂着得意的笑容,开始穿衣繫带。莫忘归虽然武功全失,却仍然紧盯着她。「格格!姓莫的,姑奶奶走了,看你的造化啦!」说完,身子朝湖面一射,右袖在湖面连挥两下之后,一溜轻烟般的飘落于岸边,迅速钻入人群中。湖面上原本有一条画舫载着衙役要上前抓人,方才突见有人疾逃而去,吓得一阵惊呼出声。此时,一见那人已经远去,立即将原本「低速前进」的画舫改为「全速前进」,半晌之后,已有六名捕快上了画舫。莫忘归大出洋相,心中之羞愤可想而知。範捕头朝现场瞄了一眼,喝道:「你是谁?」莫忘归牙关被卸,岂能出声。他即使能够出声,在此情此景之下,也不愿出声了。範捕头一见自己威风凛凛的怒叱一声,对方居然胆敢相应不理,立即喝道:「好大胆的家伙,拿下!」其中一名四旬捕快立即道:「头儿,他的穴道被制哩!」範捕头「啊!」了一声,立即蹲下身子。爱珠轻轻鬆鬆的制了莫忘归的穴道,却让範捕头累得满头大汗,才合上他的下颚及解开他的肩胛穴。双目瞧着那支金步摇,却犹豫不绝的不敢下手。莫忘归喘过气之后,探掌扣住那支金步摇往外一扯。鲜血立即狂喷而出。範捕头吓得连退数步。那名老补快毕竟经验较丰富,只见他在莫忘归的伤口疾点墀,一见血势稍止,立即自袋中取出药粉。莫忘归咬着牙根自身边衣袋内取出上等刀创药,就欲上药。範捕头喝道:「慢着!」莫忘归连瞧也不瞧他一眼,逕自将药粉倒在伤口,同时将剩下的整瓶药粉完全倒入口中。範捕头脸上无光,就欲上前抓人。莫忘归双目一瞪,冷哼一声。那股威态立即将範捕头骇得后退一步。莫忘归抓过衣衫,就欲穿着。那名老捕快立即上前扶住他。莫忘归孤傲的冷哼一声,将他往外一推。那名老捕快老脸一红,讷讷的退到一旁。莫忘归穿妥衣衫之后,立即坐在舷旁。範捕头瞄了众人一眼,沈声道:「朋友,你贵姓?」莫忘归剑眉一皱,弱声道:「少噜囌,你们看着办吧!」範捕头喝道:「大胆!来人呀!拿下!」那名老捕快立即上前低声道:「头儿,此人也是受害者,对他客气点,说不定他会招出兇手的下落哩!」「妈的!劳崑,你的酒到底醒了没有?方才离去之人是个母的,必定是爱珠那浪蹄子,船上只剩他一人,他必是兇手。」「可是,瞧他的模样像吗?」「妈的!管他像不像,刑具一侍候,他就像啦!」莫忘归闻言,虽然仍是闭目养神,剑眉却倏地一扬,心中立即改变了万念俱灰,坦承认罪的念头。他决心要复仇。只见他张开双目,默默的瞧着範捕头。範捕头不知怎幺搞的,只要一接触到对方的目光,他立即心中发毛,一阵慌乱,因此,他立即将头一偏。莫忘归一见良机不可多得,身子立即往外一翻,「扑通!」一声,立即潜入湖中,斜里划了出去。「大胆兇手,追!」那条画舫立即疾追而去。莫忘归虽然功力丧失,而且右腰眼受伤,由于年轻力壮,水性甚佳,加上方才又服下灵药,因此,在水中向前疾游而去。他要复仇,他必须摆脱这些捕快的追蹤。他拚命向前划游着。不久,右腰眼之伤口迸裂了。鲜血在裏余外的湖面上浮现了。範捕头喝声:「追!」画舫立即向前驰去。可是,连追盏茶时间之后,範捕头洩气了。越追越远,还追个鸟。他立即又忆起莫忘归那付充满恨的眼神,只见他身子一颤之后,立即沈声喝道:「停!靠岸!」那条画舫又驰出五、六丈远久,终于向右一偏,朝岸边射去,半晌之后,六人神色凝重的上岸了。莫忘归又游出裏余远,趁着浮出水面透气之际,回头一瞧,一见那条画舫已经靠岸,也不由鬆了一口气。可是,他也发现两岸尚有人在注视,他立即继续潜游过去,一直到烈日当空之际,他才朝岸边游去。一来,他发现没有人在注视,二来,他发现自己的体力已近无法负荷,再潜游下去,惟有死路一条。靠岸之后,他抱着一株垂柳边喘边向四週打量着。他一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游到南屏山下,远望对岸之雷峰塔,他不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哩。因为,他在昨天午后,尚且以「一鹤沖天之式」由雷峰塔下,轻鬆潇洒的掠上塔顶上哩。面对塔下惊呼失声的游客,他实在得意极了。可是,时隔至今尚不到一天,他竟然由一个顶尖高手变成一个平凡之辈,他怎幺能够接受呢?」他心疼如绞。他后悔莫及。他痛恨爱珠这个西湖红妓。他在柳树旁边矛盾一阵子之后,只见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怀中掏出一团油纸,缓缓的打开。内中除了一瓶药及一叠银票以外,剩下的只有两张薄皮面具,他一见他们皆未遭水浸,不由鬆了一口气。他朝四週一瞧并无他人,立即覆上一张薄皮面具。略一整理,他立即变成一位中年书生。他在伤口此过药之后,暗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爱珠,妳这浪蹄子,先让妳得意一阵子吧!」别人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莫忘归却决心要等到十年,可见他已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复仇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为江湖灵秀之所钟,风景佳丽,无出其右,自古以来,即是兵家必争之地。苏州乃是富饶之产米区,城内所居多是达官巨买的别宅,多的是舒散的有闲阶级,品茶听书几乎是日常之娱。因此,在城内「开讲茶肆」有楹联云。「吴宫花草已无存,骚客清闲,应怀古迹;苑宇幽深称独步,雅人品茗,胜读茶经。」提起这个「开讲茶肆」,并没有什幺人事背景,充其量只是一家「小」字号的茶肆而已!加上茶肆主人伍德吝啬成性,因此,生意并不怎幺灵光。输人不输阵,伍德略一盘算,扣掉甄夫子每月十两的「钟点费」及其他的开销,尚能净赚二十余两,他就继续撑下去了。严格的说,「开讲茶肆」的其他开销,除了花生,瓜子,香片,柴火以外,就只有两位小二的开销。这两位小二分别是十一岁的伍通及十三岁的石碧卡,伍通免发薪水,石碧卡每月半两,够便宜的吧?」若依咱们目前的「劳动基準法」来衡量,伍德早已触于「僱用童工」及「压榨劳力」两条罪了。可是,别说当年没有「劳动基準法」这个维护广大劳工朋友权益的法令,即使有,也对伍德无可奈何。因为,伍通乃是一名弃婴,是伍德在门前捡到的,若非他那位一直「孵」不出鸡蛋的太太喜欢,伍德早就饿死了。救命之恩大于天,深于海,伍通敢抗议吗?也真邪门,自从伍德收下伍通之后,三年不到,其妻居然生下了一子伍旺及一女伍玲哩。而且,居然歹竹出好笋,伍旺及伍玲还长得挺清秀的哩,可惜,由于过度的娇宠,养成她们一付蛮横的个性。至于石碧卡乃是城郊石大空之子,自从石碧卡生下之后,其母首先难产而死,石大空也被歹徒误杀。石家本是伍德之佃农,伍德见状之后,只好假装慈悲的替石大空办完丧事,收容了石碧卡。为了避免被人批评议论,伍德只好忍痛牺牲每月支出半两银子僱用个性憨直,工作勤快的石碧卡。不过,由于石碧卡手脚稍为笨拙,偶尔会打破碟子及杯子,七扣八扣之下,他至今尚欠伍德十两多的银子。儘管没有分文可收,伍通及石碧卡却仍然干得很起劲,因为甄夫子的「讲古」实在太精彩了。一部封神榜,在甄夫子的口中道来,简直了如神龙活现,不但茶客们听得爽,伍通及石碧卡更听得如癡如醉!若非甄夫子轻咳及打手势暗示,他们二人简直忘了要替茶客添茶或送上瓜子及花生了哩!起初,甄夫子的确为「开讲茶肆」带来了不少的茶客,可是,这一年来,生意却每况愈下,越来越冷落了。是不是甄夫子的讲古经退步了?不是?※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主要的原因是别家茶肆不惜重资僱用南国佳丽陪茶客们喝茶聊天,而且还可以「那个」哩!「那个」,包含甚广,小至打情骂悄,大至伴君共赴「襄王神女之梦」,只要茶客们付得起价钱,包你爽。在这种情况之下,茶客们当然趋之若鹜啦!营业额下降,伍德当然双眉紧锁啦!不过,伍通及石碧卡却暗乐不已。因为,客人少,他们的工作也少,听「讲古」的时间就多了。这天入夜时分,开讲茶肆座头上只有七名茶客,伍通及石碧卡两三下就将他们服侍妥了!甄夫子上台啦!喝口茶,润过喉,立即朗声道:「各位大爷,咱们昨夜聊到中坛元帅哪咤被太乙真人莲花化身的经过!」他那双目朝那名坐在右排最后方位的中年书生瞄了一眼之后,他立即滔滔不绝的叙述下去。口若悬河,高低顿抑,紧扣心弦!伍通及石碧卡站在座头旁听怔了。那位中年书生自从见到伍通之后,即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毫不理会甄夫子「盖」得天花乱坠。伍通今年虽然已近十二岁,不知道是营养不良,或是劳累过度,不但长得又瘦又小,面孔也一片蜡黄。不过,他的五官却颇为清秀哩!至于石碧卡就憬然不同了,他虽然比伍通大了一岁多,却至少要高出一个头。而且一付「虎仔生(魁俉),孔武有力!天公伯仔也真会和他开玩笑,既然赐给石碧卡雄壮的体晌下常的容貌,却偏偏令他生得一付「朝天鼻」。伍通曾经趁着石碧卡睡觉之时,将两颗油炸花生放在石碧卡的鼻孔前,一个不慎,竟被他吸入鼻中。若非甄夫子出手相救,石碧卡险些没命。可见,石碧卡这对朝天鼻有多大的「半径」。所幸,天公伯为了表示歉意,另外赐给他一付中气十足,鉴锵有力的嗓门,令别人不敢和他吵架!因此,石碧卡倒成为名符其实的「撗音器」。且说甄夫子一见那名中年书生一直盯着伍通,他在暗暗纳闷之余,立即将惊堂木朝桌面一拍,喝道:「休息片刻,且听下回分解。」说完,他立即走回房内。他尚未走入房内,立即听到那位中年书生沈声唤道:「小二!」,甄夫子立即放缓脚步倾听。却听石碧卡应声:「来啦!立即提着大茶壶跑了过去。却见那位中年书生朝他挥挥手。伍通立即叫道:「哇操!石碧卡,你昨儿个没有洗澡吧?」「咦?阿通,你怎幺知道呢?」「哇操!这位大爷不欢迎你过去,就是明证啦!」说完,提着大茶壶快步走了过去。他一边替中年书生添茶,一边含笑问道:「大爷,你有何吩咐?」「小兄弟,这位讲古先生讲得挺好的哩!他贵姓呀!」「甄,西土瓦的甄,小的唤他为甄夫子。」「咦?小兄弟,瞧你年纪轻轻的,居然出口成章哩!」「哇操!不敢当,全靠甄夫子调教哩!」「小兄弟,你今年几岁呀?」「十一岁多,不到六公岁。」「六公岁?有意思,你贵姓呀?」「小的自幼被敝主人拾养,跟随敝主人姓伍,单名通,哇操!小的特别申明一句,是行伍的伍,不是口天吴的吴!」中年书生含笑道:「为何要特别申明呢?」「哇操!伍通意指有通,吴通写指无通,这其中的差别是不是很大,有没有必要申明呢?」「哈哈!有意思,小兄弟,别太迷信了。」「哇操!不是小的太迷信啦!小的实在不愿意被人唤作『吴通』,哇操!吴通还不如『扑通』哩!」「哈哈!有意思,再来一盘花生吧!」「是!是!马上来!」伍通的动作可真快,甄夫子尚未重回讲台,他已经端来一盘香喷喷的油炸花生,而且道:「大爷,三文钱,请先付账!」「拍!」一声,桌上立即摆着一锭五两银子。伍通立即双目一亮。中年书生含笑道:「免找啦!」「哇操!大……大爷……你……你说什幺?」「免找啦!其余的算作『小费』!」「哇操!小费,不行,不行!」「嗯!嫌少吗?」「不……不是啦!太多啦!太让你破费啦!这五两银子可以买好几大桶的花生了哩!不行啦!」「可是,我身上没有碎银,怎幺办?」「哇操!小的马上替你把零钱找来!」「好吧!」伍通拿着那锭银子走到柜檯前,刚开口道句:「头家,那盘花生三文钱,请你找钱吧!」伍德早已瞧见方才那一幕,心中早已暗骂不已,闻言之后,立即沈声喝句:「猴囝仔,跟我进来。」伍通见状,暗道:「哇操!怪啦!颱风又来了!」果然不错,他刚走入大厅,右臂立即被伍德紧紧的抓住,右颊也被搯得紧紧的,几乎令他疼呼出声。所幸,他牢记不叫还好,一叫更惨,因此,隐忍不叫。伍德沈声道:「猴囝仔,下回你如果再擅作主张,小心我剥你的皮,扭你的筋,听到没有?」「是!是!下回不敢了!」半晌之后,伍通低着头将碎银送到中年书生的面前恭声道:「大爷,请你仔细的点一下!」说完,避开右颊。中年书生哂然一笑,收回那些碎银。--------------------------------------------------------------------------------从那天起,中年书生每晚必来「开讲茶肆」报到,而且周定坐在那个座头以及点一盘花生及瓜子。最妙的是,他一见伍通不敢和他多说话,偏偏要找他说话,颇令伍通暗暗叫苦道:「哇操!衰鬼缠身啦!」大约在一个月之后,这天黄昏时分,天公伯仔居然下起倾盆大雨,而且越下越过瘾,毫无休息一下之意。伍德坐在厅内,望着厅外的露天帐蓬,双眉紧皱,心中不知道已经将天公伯骂了几万遍了!城郊的农民却为这场大雨雀跃墟哩!哇操!天公伯仔实在「歹作人」,下场雨,有人高兴,也有人骂,若要气,早就气昏头了。看官们,容笔着打个岔,咱们为人处事,但求问心无愧,何必计较别人的批评以及指教呢?且说伍德正在败发愁之际,突见一道白影,自远处行来,他暗呼一句:「臭书生!」立即双目一亮。那道白影越走越近,走到檐前,将油伞一收,浑身一拍,在烛光下,果然正是那位天天来捧场的中年书生。伍德喜出望外,立即起身招呼道:「大爷,请坐!」「在下可以入内一坐吗?」「可以,可以,请坐,阿通,奉茶。」「是!」一声,站在一旁的伍通立即送上一壶香片及茶杯。中年书生微微一笑,朝茶几旁楠木椅上一坐,拍拍椅背道:「嗯!好椅子,坐起来挺舒服的!」伍德谄笑道:「不敢当,区区几张破椅,岂能与贵府之豪华大椅相比呢?」「哈哈!伍掌柜的,你太客气啦!你如果将外头的座椅完全使用这种你所谓的破椅,生意一定会更好的。」伍德脸孔一红,道:「成本太高啦!划不来的,何况,『纯吃茶』这一安经没落了,不值得作大笔投资!」「真的吗?」「大爷,年头不同啦!现在的茶客们除了喝茶以外还想吃吃豆腐,享受和『幼齿仔』打情骂俏的乐趣啦!」「喔!既然如此,你为何不乾脆歇业呢?」「这怎幺可以呢?我已投下了不少的资金及心血哩!」「伍掌柜,在下有意顶下你这个茶肆,你捨得割爱吗?」「什幺?你想顶下这个茶肆呀?」「不错!」「这……让我考虑一下。」「哈哈!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与其要死不活的在此抛头露面赚点蝇头小利,倒不如拿一笔钱去赚利息!」「这…………」「哈哈!如何?」「这………等一下,让我和内人商量一下,对不起,我失陪了!」说完,逕自走回房去。中年书生微微一笑,朝伍通道:「小兄弟,伍掌柜如果答应将茶肆顶给我,你们二人愿意留是来帮忙吗?」「哇操!不行啦!」「为什幺呢?」「我………据头家说我自幼即没人要,是他把我养大的,我怎幺可以自己说走就走呢?大爷,你说对不对?」「对!人不能忘本,阿卡,你呢?」石碧卡摇头道:「我………我也不行啦!」伍通立即轻声叱道:「哇操!卡细声也啦!」「好啦!好啦!大爷,真正无法度啦!」「为什幺呢?」「我欠了他十几两银子啦!」「小意思,我替你还!」「不行啦!阿通不走,我也不走!」「嗯!我来解决!」说完,边品茗边沈思不语。石碧卡却将伍通拉到墙角,低声道:「阿通,你看这个人是不是玩真的?」「哇操!据我看,他是玩真的哩,我看他一定会被头家狠敲一笔的!」「是呀!真是下车没探听行情,竟敢和这个吝啬郎打交道。」「哇操!卡细声仔啦!若被头仔听见,不好受哩!」「我宰羊啦!我看…………」目光一瞥见伍德夫妇已经走了出来,他吓得立即闭嘴。伍德夫妇瞄了两个小鬼一眼,立即含笑走向中年书生,人未到,伍德已含笑道:「大爷,这位是内人。」中年书生瞄了那位生具刻薄寡懂容貌的妇人一眼,心中暗骂一声,表面上却含笑向她点了点头。伍德夫妇坐定之后,立听其妻伍氏问道:「大爷,你真的有意要顶下此店吗?」说完,双目紧盯着中年书生。那神情充分流露精明干练。中年书生含笑道:「不错!」伍氏续道:「大爷,此店地段不错,而且器具尚新,可能要不少的银子哩!」「说来听听吧!」「二千两银子,如何?」伍通及石碧卡不由吓了一跳!中年书生指着伍通及石碧卡含笑道:「是不是也包括他们二人?」「这怎幺行呢?阿卡尚欠我十二两多哩!还有我把阿通自幼抚养长大至今,可花了不少的银子及精神哩!」「开个价吧!」「一百两如何?」「嗯!妳的意思是说我只要付二千一百十五两银子,这个店的一切及他们两人就全部归我啦!」伍通突然叫道:「哇操!大爷,阿卡只欠十二两多而已,你付十五两太吃亏了,还有我也傎不了那幺多……」伍氏立即叱道:「猴囝仔,你在胡说些什幺?」伍通立即将头一低,不敢吭声。伍氏立即又转怒为笑道:「大爷,你方才所说的数目,完全正确,只要你付出这笔银子,这儿的一切全是你的啦!」「嗯!伍掌柜的,你同意吗?」「同意!同意!」「好!麻烦你们去找个见证人来吧!」说完,自怀内掏出一叠银票。银票一摊开,摆在上面的,赫然是六张「就华银楼」所开具的银票,而且每张的面额皆是五百两银子。伍德夫妇瞧傻眼了。就华银楼乃是京城一家百年老店,不但信用佳,而且在任何一家银楼皆可以兑现,因此,人人皆欢迎它。伍德夫妇混到今天,只是见过它,并没有真正的摸过它,一想到马上可以拥有它们,两人不由乐歪了!只听伍氏催道:「阿德,你快点去找保正来吧!」「好!好!大爷,你坐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撑开伞,兴沖沖的跑了出去。伍氏笑嘻嘻的道:「大爷,你休息一下,我进去整理东西。」「请便!」伍氏刚离开,伍通立即跑到中年书生的身边,低声道:「哇操!大爷,你实在太『古意』啦!」石碧卡接道:「是呀!阿通替他们做牛做马,他们早就『还本』了,怎幺还可以另敲你一百两的竹槓呢?」伍通也愤愤的低声道:「大爷,阿卡表面上每个月领半两银子,可是,他只要一打破杯盘,就要扣钱,结果……………」中年书生含笑道:「结果就欠了十二两多,对不对?」「是呀!打破杯盘,原本就该赔,可是,头仔所订的价钱比市价还贵,阿卡实在被坑惨了!」「你们怎幺知道价钱不同呢?」「哇操!东街那位王掌柜以前常来听『讲古』,是我悄悄问他的啦!他还一直追问我究竟是怎幺回事哩!」「喔!想不到他们会这幺过份!」石碧卡接道:「大爷,是你先说到过份,小的才敢再说另外一件事情啦!大爷,你可知道我们两人每餐只能吃一碗饭吗?」伍通补充道:「哇操!而且是冷菜剩饭哩!」中年书生含笑道:「怪不得你这幺瘦,可是,阿卡怎幺这幺壮呢?」「哇操!我也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说至此,他仔细的朝房内寇一望,低声道:「大爷,事实上,我吃得挺多的哩,每次偷吃,阿卡总是让我多吃一些哩!」「偷吃?有没有被抓到呀?」「哇操!没有,因为那是头家娘要煮给阿玲及阿旺吃的营养点心,他们既然不喜欢吃,我们只好拔刀相助啦!」中年书生莞尔一笑道:「你们这叫做利人利己吧!」「哇操!对!对!童子军本来就应该『日共善』嘛!」中年书生含笑道:「你们既然偷吃了那幺多的东西,赔他们一百两也是应该的,别再计较啦!」「哇操!小的实在替大爷你觉得很不甘心哩!天呀!一百多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哩!赚钱不容易哩!」「哈哈!没关係,我身边还有一点钱!」「哇操!实在『歹势』啦!让你破费啦!」「哇操!大爷,你放心,小的一定会『打拚』的!」「对!大爷,我阿卡绝对不会再『摸灰』了!」「哈哈!只要你们好好的干,我吃什幺,你们就吃什幺,而且让你们儘量吃,吃到你们满意为止。」石碧卡听得虎目一亮,叫道:「真的吗?」中年书生含笑道:「阿卡,你会不会煮饭,作菜?」「大爷,你别看小的只有十二岁,小的已经明两年的厨房经验了哩!」「洗菜?洗碗盘?」「不是啦!是煮饭,炒菜,煎鱼,滷肉,还有………」「哈哈!够啦!阿卡,从明天早上开始,你就负责买菜,及做饭菜的工作,想吃什幺,就买什幺?」「天呀!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啦!而且日薪一两,打破东西也不用赔。」「天呀!阿通,你快搯我一下,快!」伍通立即伸手用力的在石碧卡的左腿搯了一下,疼得他大声喊道:「安娘喂!疼死我了,大爷,你是说真的吗?」「不错!不过,你可不能故意乱摔乱丢喔!」「安啦!安啦!小的不会那幺『不上路』啦!大爷,谢谢你!」说完,就欲弯腰下跪!「慢着,我最讨厌这一套,起来!」「是!是!」突听伍德朗声笑道:「李兄,到了,请进!」「伍兄,别客气,你请!」声音未歇,一位相貌中等,身材瘦削,却一身锦服的中年人笑嘻嘻的随着伍德走进大厅来。中年书生这才发现厅外的雨已经歇停了,他一见那人手中拿着一个大纸袋,心中暗暗有数,立即站了起来。伍德欣喜的道:「大爷,我替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这先的保正李安李兄,安记客栈就是他所经营的!」「唔!何真巧,在下这些时日日直住在贵宝号,可惜,一直无缘得以目睹李掌柜的风采!」「哈哈!不敢当,多谢捧场,小弟公务较忙,因此,将店务交给内舅之后,盆过问店务,服务还週到吧!」「亲切,週到,顶咀咀!」「哈哈!多谢夸奖,请问尊姓大名?」「小姓洪,名叫仁章!」「洪兄,听说你有意买下此店?」「是的!有劳李兄作个见证。」「哈哈!小弟甚感荣幸,小弟已将字状写妥,一式两份,伍兄已签字捏印,你若同意,他就签字捏印吧!」说完,将那个纸袋递了过来。洪仁章打开纸袋,抽出一瞧,果然是两份字状,他匆匆的瞧了一遍之后,立即含笑道:「伍兄,此店之契状可在此地?」「在!在!小弟马上去拿!」半晌之后,伍德及伍氏笑嘻嘻的拿着一个纸袋走了出来。洪仁章一见那张契状已呈斑黄,心知必是真品,立即递向李安,同时含笑道:「李兄,请你过目一下!」李安瞧完之后,拿起桌上的毛笔,在契状及那两张字状上面分别签字之后,笑道:「洪兄,伍兄,明儿到县衙公证一下,就可以了!」洪仁章道过谢,立即也签了字。伍德拿起毛笔,打算在契状上面签字,突听伍氏说道:「洪大爷,你是不是可以先付一半定银。」伍德立即停笔瞄向洪仁章。洪仁章含笑将二千二百两银票递给她,道:「伍大嫂,请将剩余之银子以红纸包妥,聊充李兄之谢礼!」一出手就是八十五两,好大方。李安忙道:「洪兄,你太多礼了,小弟承当不起!」「哈哈!李兄,些微薄礼,你请收下吧!尔后多有借重之处!」「好吧!从今以后,洪兄若有小弟效劳之处,请儘管吩咐,小弟一定全力以赴,即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哈哈!李兄真是古道热肠之人,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