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南氏春秋·文韵长公主传[上/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南氏春秋·文韵长公主传[上/下]
  (上  距塞外数百里的一座雄城内,那个位于城中央的大殿代表着整个帝国的权力中心。金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光辉,檐飞龙首,傲然翘起,鎏金的墙壁与朱红的圆柱无不显示其高贵。  「陛下,此次贼寇来势兇猛,我们不宜硬敌,最好暂避其锋芒。」  「陛下,吾等愿领兵迎敌,给予敌人痛击!」  就在衆人争论不休是,位于皇帝下手第一位置的中年人缓缓开口道:「李将军,你举荐的人连丢数城,我们的陛下如何放心你前去?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先去何谈。」  「哦?宰相是否已经合计好了?」龙椅之上的年轻男子目光落下,逼视着中年男子。    「是的」中年男子深鞠一躬,手持芴说道:「陛下,我们一次战争不仅毫无好处,而且还会透支大量财政预算,如果我们此去求和,给他们一点点好处,就可以获得一段时间修养备战,并且可以让他们鬆懈。等时机一到再给予致命一击。」  皇帝似乎有些意动,刚要做出决定,一个女神打断了他。「宰相大人,此言差矣。」  声音清中有糯,说不出的动听,有如新莺出穀,婉转动人,又似清泉飞击于石上,清脆悦耳。  衆臣纷纷回头,想瞧一瞧究竟是谁。哒,一只小脚穿着粉红绣鞋轻轻点在地上。只见此女挽发香鸾,两鬓长髮垂于胸前,紫色的衣裙上金丝络线相互勾勒,一抹淡蓝色的长绫束于腰间,裙摆垂地,绣鞋在流苏间若隐若现。  再细瞧那女子,柳眉凤目,凝肌纤颈,她双眉含黛,似雾中远山。眼波迷离,若春江水暖。  她双手端于身前,步伐碎而不急,平而不缓,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完全符合宫廷礼仪,不容挑剔。仿佛一朵悄然绽放的幽兰,端庄而又高贵。  就如民间流传的诗句那样「王母宴瑶池,翩翩花影中。失手翻琉璃,一朝入凡间。」  「是长公主殿下!」在衆臣低声惊呼中,女子依然走到了宰相跟前,巧笑掩面,美目中闪烁着不屑「宰相大人果然一心爲国,忧国忧民,令人佩服、」  宰相微微欠了欠身子,面色有些不快「长公主过誉了,这是南某分内的事情。」  「姑姑!你怎幺来了?」龙椅上的年轻皇帝一下子弹起来,眼中毫不避讳的闪出爱慕之情。  女子转身面对皇帝,尊敬的行礼道:「陛下今日第一次上朝,我想过来看一看。」「姑姑随时都可以来,就算坐我旁边都可以。」皇帝没有丝毫考虑,直接脱口说出这个惊人的决定。  女子含笑行礼,没有感谢也没有拒绝,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陛下,我不太赞同南大人的想法,我认爲应该迎敌,不宜退缩。」  「长公主殿下!」宰相有些着急,想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南文柏住嘴!让我姑姑说完!」可是还未能说出口,就被皇帝直接打断。宰相只好弯腰行礼「是,臣明白。」  「姑姑你继续吧。」皇帝一脸讨好的看着女子。「谢陛下,我认爲这次正是陛下建立民望的机会,若和谈必失民心,只有将贼寇击退才能让全国上下凝聚在一起。」  「好的,就依姑姑的。」皇帝也不再犹豫直接敲定。「陛下!」宰相还没来得及喊出口,皇帝就已经离开了大殿。「宰相大人慢走。」女子笑了一下,浅浅的酒窝散发出独特的魅力,而言语中透漏出一丝丝讽刺。  京城的一座豪宅内:「该死的臭娘们,又来坏我的好事!」南文柏一脚踢翻身前的茶几愤恨的说道。  「大人有什幺不满吗?」  「嗯?」南文柏闻声望过去,只见宇文利站在门外,身后还带着一个黑布蒙住的小铁笼。「这次我和夷族的一个首领约定好,我放他几座城池,让他们攻破,然后让皇帝和谈。和谈的东西我和他七三分,结果……他妈的云沐涵,先皇在世的时候就隐隐约约和我作对。这下小皇帝继位,她就直接和我开始明着干了。」  「大人何不在出征将领手上做写文章?」  「哼!」南文柏白了他一眼「我若是有那种能能对我忠心,而且在军队威望又高的人,害怕什幺?」  宇文利也不生气「那我向大人推荐一个?」  「你?你当初就我送过去的,结果军队威望一直没有建立起来。」  「不,大人你请看这裏。」宇文利一把拉开蒙在铁笼上的黑布。「呜呜……」只见一个雪白的娇躯位于笼中。女子拥有不下于公主的相貌,黑色的秀髮直垂腰间,嘴裏叼着口球,香津从嘴角不断的流下。双手举过头顶,併拢捆在铁笼的顶端,因爲铁笼高度的原因,女子不得不弯曲双腿,欲站不能,欲跪不能,白嫩的小脚都被压得弯曲。女子挺翘的娇乳上扣有两个铁环,两根细线连在铁笼顶端,使得她只能挺起自己丰满的胸脯,让自己的两颗白嫩的乳房在空中颤动。  宇文利按动一个按钮,原本插在美女双腿间的橡胶棒开始慢慢转动。「呜!呜呜!呜……」因爲带有眼罩,看不见美女的眼睛,但是想必是充满了屈辱。但是按摩棒的摩擦让她无法抵抗,身体瞬间不受控制的颤抖,乳头分泌出一丝丝白色的液体,蜜穴一张一合,透明的淫液不断顺着按摩棒滴落到地面。  「这是?」南文柏连忙走过来,拉开美女的眼罩,一张惊世绝豔的脸庞出现在他的面前。「哟,这不是军神杨晔的老婆吗?怎幺这幺一副模样。」  「呜……」秦晔眼中含着泪水,但是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断的被插弄到高潮。在仇人的面前被淩辱,这是多幺羞耻的一件事,而秦晔更是被宇文利囚禁在地牢裏肆无忌惮的蹂躏了一年。  一年来,秦晔每天都承受着被宇文利强姦的痛苦,尤其这个男人还是杀害自己夫君的元兇之一。有时候秦晔会被下药,再药物的作用下失去理智,在宇文利的牵引下像狗一样爬行。也有时宇文利会把秦晔讲给边界夷族小部落去轮奸,长此以往,秦晔虽然没有屈服,但是身体早就非常敏感,基本碰到乳头或者蜜穴就能让她失去战斗力。  「大人,你对我推荐的人选满意吗?」宇文利笑盈盈的看着恨不得直接扑倒秦晔就地强姦的南文柏。南文柏捏了一下秦晔的乳房,吞咽了一下口水,稳定心神。「你保证她能听话?不会弄出什幺事?」  宇文利笑着解开秦晔的口球,一脸淫笑的问道。「你是什幺?」「嗯、嗯、嗯……我……我是主人……嗯……啊呀……」秦晔娇喘一声,一股淫水从身下泄出来。「我是主人的性奴!啊……主人饶了我吧……唔……」  「大人,看见了吧,秦晔现在没有一段时间就会极其渴望男人的恩爱,我们就可以凭藉这一点控制住她。」宇文利拉过南文柏,对着秦晔说道。「母狗,他就是你的新主人!」  秦晔虽然内心不甘,但是身体的快感让她再次崩溃,不断哭喊着。「我知道了嗯嗯……主人!求嗯……主人赏赐嗯嗯……我一次吧……你已经几天没有……嗯……」  「宰相大人,她现在归你了,你只需要让我作爲副将,我保证让她听话。」  「如此甚好……」  朱红的宫墙内:「姑姑……你终于来了!」原本坐在书桌前读书的皇帝立刻蹦了起来,跑到云沐涵身边,一把抱住她。  云沐涵一脸无奈的抱住小皇帝,拍着他的后背说道:「焕儿,你什幺时候才能长大啊……你父亲可是把你交付给我,让我帮助你的。」  云焕把头埋在云沐涵胸口,不断蹭着她胸前的柔软。「姑姑我不管,以后什幺都听你的就是了。」  虽说云沐涵是当今皇帝的姑姑,但其实只比他大了不到两岁,导致她把小皇帝当做弟弟一样看待。  小皇帝云焕不过24岁,他父亲最近病逝,于是他登基上位。他一直把长公主当做自己最亲的人看待,当初云沐涵提议把自己嫁给科举状元时,他赌气不和云沐涵说话。  「好了……乖……」云沐涵宠溺的握住云焕的肩膀,虽然这个侄子比自己高半个头,但是依旧不妨碍她将其当做小弟弟。「姑姑有时候就来陪你,现在我们来先商量出征人选。」  「姑姑你决定就好了。」  「不行,你是皇帝,你得学着来。」  「哪李将军?」  「不妥,他的人连站不利,恐怕难以服衆。」  小皇帝有些不在意「那王少将军呢?」  「哎。」云沐涵见小皇帝不上心,暗歎一口气,耐心劝导「他年少轻浮,不能担此大任。」  ……  「姑姑别急,我大恒方圆数千里,总有适合的,明天我们一定能想出合适的人选。」  「但愿如此,焕儿,那我先走了,你身爲一国之君要多思考国家之事。」云沐涵揉了揉云焕的头,在他不捨得目光中离开了殿堂。  云沐涵回到属于她自己的宫殿,褪下华丽的宫廷服饰,换上一袭红衣,出宫而去。  鲜红的长裙在朦胧的月光下跳动,宛如攒动的烟火。一阵微风吹过,红裙微微鼓起,犹如一朵红莲绽放,一双玉腿裸露出来。「终于到了。」云沐涵玉手轻叩一间木屋的门。  吱……门打开,只见一名书生模样的男子走了出来。「沐涵,你来了啊。」云沐涵轻推一下前方的男子,羞红着脸走进了屋子。  「楚……唔……」云沐涵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书生拉到了床边。云沐涵也不反抗,藕臂环住书生的脖子,直接吻上了去。  云沐涵贝齿被撬开,小舌在男子的索取下无从闪避,瞬间被逮住。「唔……」云沐涵只觉得身体发软,就连环住男子脖子的手臂都鬆开倒在一旁,红裙下的双腿象徵性的踢动了几下就不再反抗。  红衣剥落,香肩微露,粉红的肚兜也飘落在地,一对挺翘的娇乳在云沐涵的喘息下晃动。「唔……」唇分,就在男子即将要抓住她的奶子时,云沐涵急忙拉紧了衣服详怒道:「楚……」  书生男子也不强求,翻身鬆开了云沐涵。「沐涵,你等等,我给你一样东西。」一会儿,男子翻出了一串玉珠手链,「这是送给你的。」  云沐涵接过手链,可以看出,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手链,上面的珠子是成色最差的玉。但是玉指摩擦,打磨光滑的珠子上有一丝丝凹凸。云沐涵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原来每一颗上面都刻有一个字。「七夕星河下,遥望南来夫。」  云沐涵唰的一下脸颊变红,粉拳敲打着男子的胸口。「讨厌……谁想你了!」男子嘿嘿一下,直接把云沐涵抱在怀裏,手指隔着衣服拨弄着她的乳头。  「唔……不要楚……」云沐涵身体宛如触电一般,身体酥麻,身子靠在男子怀裏嗫嚅道。衣服再次被拉开,乳房被男子托在手中,十指都在乳晕上划来划去。「沐涵,感觉怎幺样。」  云沐涵红着脸没有回答,胸口的感觉,让她想起了当年。数年前的科举前夕,自己一个人偷偷去外地赶考学生聚集地去玩耍,结果被一男子发现,云沐涵就强行把他拉出来。两人边走边谈,云沐涵更是觉得他有点才华,也得知他的名字叫南宫楚。  第二天,云沐涵又跑过去,又将其拉出来,结果南宫楚在两人散步时一脚踩空,手忙脚乱之际直接抓住了云沐涵的两个乳房。云沐涵胸口被袭也呆了一下,两人便一同滚下山坡,一路上南宫楚都没有鬆开云沐涵的乳房,反而越抓越紧。直到两人去滚进一个草垛,云沐涵早已在一番揉捏下失去了反抗能力。而男子见到衣衫不整的云沐涵也没有多余的行动,反而急忙鬆开了双手不断道歉。  接连几天,两人交谈甚欢,南宫楚也知道了云沐涵的身份。南宫楚向云沐涵保证,他将以状元的身份向皇帝提亲。  「楚,嗯……你这次能考到状元吗?」云沐涵呻吟了一下,低声说道。南宫楚将云沐涵的乳房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还用毛笔在上面摩擦。「沐涵,这次我一定能考上状元,不会再是榜眼了。」  「啊……别、别刷了……」云沐涵乳房跳动了几下。「现在皇帝不是我哥哥了,是我的侄子,就算你这次没考上进士我都要嫁给你。」  南宫楚一下把云沐涵按倒床上,按住她的手腕「这幺怀疑我的能力?」「没有!」云沐涵红着脸,她知道南宫楚接下来要仔细的玩弄自己的乳头了,她每一次都被戏弄的欲仙欲死。「楚……别……啊啊啊……痒!呜……」  啪!木门关闭,云沐涵一手捂胸玉手遮脸的「逃」出了小木屋。该死的南宫楚,居然把我的肚兜都给拿跑了!衣服摩擦着乳头,云沐涵想起自己在他的挑逗下连连求饶,心中的傲气作祟,再次走进了木屋……  「楚……我错了!不要!」不一会儿,木屋内再次传出来云沐涵的求饶声。走到门外,云沐涵的长裙下一双白嫩的小脚若隐若现。「沐涵,这我就当作你的嫁妆了!」  云沐涵裹着红衣飞奔离开了这让她羞耻的地方,红衣下空蕩蕩的,这下所有的内衣全部被扒走了。我怎幺看见他就这幺窝囊?云沐涵感受到冰凉的大理石不断刺激着自己的小脚,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涵妹妹!」一个柔软的女生打断了云沐涵的思路。只见路旁有一个女子对自己微笑。「素柔姐姐?」云沐涵突然高兴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秦晔,一下忘记了自己的红衣下没有穿任何衣服。  「乖!」秦晔抱住云沐涵,娇嫩的手抚摸着她的后背,一下子就明白云沐涵没有穿内衣。「涵妹妹居然没有穿内衣。」  「唔……」云沐涵瞬间一阵语塞,心裏不由埋怨着南宫楚。「素柔姐姐,你怎幺回来了,前面你消失了好久。」  「我……回江南看了看,听说北方又不安定,特来帮妹妹分忧啊。」秦晔明显脸色有些不正常,华丽的长裙下,双腿似乎在颤抖。  「真的?那太好了!姐姐你随我进宫!」云沐涵急忙要拉秦素柔离开。「啊……」秦晔突然娇叫了一声,一手捂着下体一手环住胸部。  「姐姐怎幺了?」云沐涵连忙弯腰查看,却不知街角有人透过领口看见她的两颗雪乳。  「没、没事。」秦晔面色绯红,连忙摆手说道。「妹妹要不要随我去换一件衣服,这样空着讲不好回宫时会闹出事来。」  云沐涵也没多想,便答应了秦晔的提议。  「主人……我把公主带来了……」秦晔跪在地上,捂住胸口喘息道。南文柏透过小孔偷看着云沐涵换衣,随手丢过一粒药丸。「吃了吧。」  秦晔服下药丸,下体的瘙痒立刻好了大半,擡头看到南文柏正流着口水看着云沐涵换衣,咬住嘴唇,拿起桌上的小刀慢慢逼近南文柏。  「啊……啊啊啊啊……」秦晔骤然感觉到下体一阵奇痒,乳房有白色的乳汁射出。手一松,刀落在了地上,而自己则躺在地上无力的娇颤。「哼!我就知道你要暗算我,我给你吃的是另外一种烈性春药,你今晚就给我好好反思一下。」  「不要!」秦晔被南文柏提起来,双腿分开绑在了空中,低首含胸,在空中不断娇颤。  「你帮我告诉一下素柔姐姐,我回宫了。」云沐涵穿好衣服,回身对侍女说了一句。  「是……」  「唔……放开我……混蛋!」秦晔在空中不断晃蕩,在春药的作用下,淫水和乳汁源源不断的落下。  「秦晔,你是我的奴隶!你敢如此无礼?」南文柏一掌抽在了秦晔的乳房上,雪白的美肉蕩出了一阵阵的波浪,白色的乳汁也随即四处飞溅。「啊!你这个老混蛋!」  「骂!接着骂!等会你别求我操你!」南文柏一甩袖子离开了密室,只留下秦晔在春药的作用下再次慢慢失去理智。  「不要……放开我……啊哈……呀……好…好……好痒……救命……」秦晔双腿被迫张开,即使下体犹如无数只蚂蚁在爬动也无法自己摩擦来缓解。胸前的乳房越来越涨,也越来越重,乳汁想喷却喷不出来的感觉也让她崩溃。这什幺时候是个头!涵妹妹,只能靠你救我了……  第二日,衆臣来朝。「不知长公主殿下可找到合适的出征人选了吗?」南文柏在云沐涵刚进大殿时就故意高声道。「哼!」云沐涵没有理会他,只是默默站在哪裏等候小皇帝进来。  「民女叩见陛下!」铁甲铿锵之声,一名银甲女子跪拜在殿前。「秦晔回来了!?」皇帝眼中爆出一团精光,「快请起。我大恒军神又回来了,那些蛮族宵小还敢放肆?传我皇令,命秦晔爲大将军即日出征!」  「陛下!我推荐宇文利同去。」南文柏在最后关头补上一句。皇帝也没多想「准了!」云沐涵皱了皱眉欲阻止却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城外的一个小山内  一个竹屋前排上了一条长龙,长队全是周围的穷苦百姓。  「大姐,先大火煎小半个时辰,在小火煎一个时辰。」  「大爷,你需要疏通几个穴位,你先进屋等我一下,大家别急,我今天都在这。」  只见木屋前坐有一白衣女子,面带轻纱,长髮披肩落于胸前。曼妙的身形在一群的勾勒下更加完美,凝雪般的皓腕翻转,葱白纤指捏住一个人的手腕。脉把完,药包好。  「叶姑娘真是好,每次免费爲我们看病。」  「可惜不知道长啥样,不过想必也是个美女。」  「下一个。」清脆的女声传到衆人耳裏,一名少妇刚要上前。后面沖出两个男子擡着一个人飞奔到叶子琪身前「叶医仙,求求你救救他吧!」  叶子琪虽然不太喜欢这些人冲撞,但还是耐住性子搭上了那人的手腕,不一会儿柳眉便皱成一团。「他……的脉搏……很正常啊。没有事……唔……你们干什幺!」  原本躺在床板上的男子突然抓住了叶子琪的手腕,另外两个人更是直接伸手抓想她的乳房。「啊……住手……」  「你们要对叶姑娘干嘛。」下方得群衆见叶子琪被三名大汉团团围住,双手被反剪在身后顿时群情激愤。尤其看到仙女般的叶子琪无助的扭动,乳房还被他们肆意的揉搓,一片片春光从松垮的衣服中山露出来,如此凄美无助的样子,让下面的几个年轻人都忍不住要上前英雄救美。  「我看谁敢动!」一声爆喝从人群后方响起。只见一男子带着几个膀大腰圆的家丁走了过来「我乃兵部尚书轧荦山,你们谁敢上去?」  说完,这个男子面带笑容的走上前去,一双粗糙的大手伸进叶子琪的衣服裏,摸上她胸前的两团软玉,用力捏了捏。「好软好舒服啊,叶姑娘,随我会去吧,我堂堂二品要员不会亏待你的。」  「呸!」叶子琪看着这满脸堆笑的脸就一阵噁心,面纱下的小嘴轻碎一声。「你放开我!」  「啊……不要捏~」叶子琪再次感受到乳房被侵犯的酥麻感,一双玉腿在长裙下摩擦。男子仿佛笑了笑,眼角的皱纹都舒展了几分。「你们几个,把她给我绑了,带回去。」说完,再次狠狠的转了一下叶子琪的乳头,便动手转身。  几个家丁拿着麻绳一脸淫笑的走到叶子琪身后,突然,原本已经被弄得娇喘连连的叶子琪突然美腿后踢,直中那人下巴。原本被人拉住的手腕几次扭动瞬间挣脱,手指飞速在两个大汉身上点了几下,看似力道极小,但是一被戳中就是半天回不过气。  「啊!」「啊!」……几声惨叫,原本围在轧荦山周围的家丁身上都多了几根纤细的银针。「你!」轧荦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子琪用银针抵制咽喉。  「别!别!有话好商量!」轧荦山连忙举手投降。「看在你是朝廷命官的份上饶了你!下次我就不会留情了。」叶子琪的银针轻轻刺破轧荦山的表皮,一滴鲜红的血液滴落下来。「是!是!我马上滚!」轧荦山带着家丁仓皇逃离了这裏。  叶子琪优雅的坐回原处,从木屋内取出把琴「刚才大家受了点惊吓,小女子在此先爲大家演奏一曲。」说罢,左手轻按琴弦,压至琴身,右手在琴弦上跳动。  冰雪消融,水滴落石,破冰鱼跃,一副雪霁初晴的画面伴随着琴声悄然出现在人心中。手指飞舞,琴弦颤动,草木枯荣,生灵重现,早春之景表达的无比生动……  而正在下山的轧荦山听到了这琴声脸色更是一片涨红,旋即踏上他豪华的马车离开了此地。  「你找我要武器行军物资?」轧荦山刚在叶子琪那裏憋了一肚子火,结果秦晔又前来要着要那,瞬间一下全爆发出来。  秦晔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一张俏脸靠在手背上。「你不给也行,那我就去找皇帝。」  「嘿嘿……威胁我?」轧荦山背对着秦晔阴险的笑了笑。秦晔听闻有些不舒服,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那既然尚书大人不愿意,那我先离开了。」说罢,转身朝门外走去。  「谁让你走了?」轧荦山突然手掌一拍,所有的门窗全部关闭锁死,哢擦几声,看样子还加厚了。  秦晔赶忙转身,正好挡住了轧荦山伸过来的一只手,但是仓促之间,秦晔连续后退了几步,背抵在了墙上。「你要干什幺?」  「老子今天要干死你!」轧荦山在此双手成爪扑向秦晔。秦晔连忙要错身躲开,但是今日穿的是长裙不方便行动,被轧荦山直接抓住手腕按在了墙上。  噗嗤……啧啧啧……轧荦山直接在秦晔的锁骨处舔来舔去。「你!滚开!」秦晔膝盖一顶,直接顶在轧荦山的小腹上。「啊!」轧荦山吃痛,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  「快给我开门!」秦晔擦了擦令人噁心的口水怒斥道。轧荦山揉了揉被踢疼的肚子,抓起旁边的椅子就砸了过来。  秦晔连忙弯腰躲过,再伸腿将其绊倒,翻身骑到他的背上,右手握拳给轧荦山的头来了几下。轧荦山毕竟朝廷高官,那经得起如此重击,没有几下便趴在那裏不动了。  「呼……得想办法怎幺出去。」秦晔刚才看似解决轧荦山没怎幺费劲,但是一年来她被灌下无数春药,被强姦多少回,早已不如从前,刚才那几下已经让她精疲力竭。  秦晔焦急的啪打着每一块砖瓦「开关在哪!在哪!啊……唔……」秦晔突然红脸,回头望了一下还在地上的轧荦山,继续寻找着开关。药力又来了,糟了……怎幺办……  下体犹如万千蚂蚁在爬动,奇痒让她下体早已湿润,一双美腿不自觉的搓动。那对比以前更加丰满的乳房也变得沈重,似乎要压弯秦晔的细腰。「哈……找到唔……」  就在秦晔找到时,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另一只大手直接按在了她的小腹上。「你……啊……混蛋……不要……唔……」  「秦晔你这个骚货,看看你的下面都湿了。」轧荦山此时双手已经伸进了秦晔的衣内,一手握住她富有弹性的娇乳,一手伸进她完全湿润的蜜穴。「你可知道你刚才打得多疼?」  「啊……住手!不……」秦晔大脑突然一片空白,阴核被轧荦山用力弹了几下,强烈的刺激几乎让她完全迷失。啪唧啪唧……手掌在淫水的作用下与秦晔的耻骨撞击,发出让秦晔无比羞耻的声音。  「放开我!你居然敢……啊啊啊啊……」秦晔抓住轧荦山的手腕,要将其分开。可是秦晔此时完全成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得弱女子,任凭她如何挣扎也逃不掉被轧荦山的掌控。  「不、不……」秦晔慌乱的夹紧双腿,吹弹可破的肌肤在轧荦山粗暴的揉搓下泛红,圆润的大腿也被压得微微凹陷。「啊……」秦晔再次娇喘一声。糟了,要高潮了……我怎幺这幺敏感?  下体的兴奋感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胸口得酥麻感让她近乎放弃抵抗。「啊啊啊啊……嗯嗯啊啊……不……」插在秦晔大腿间的手指猛然受到一股吸力,接着大股大股的淫水顺着轧荦山的手臂流了下来。  撕……衣袖被轧荦山粗暴的扯掉,露出裏面嫩藕般的手臂。  「啊!」秦晔原本有些沈沦,这下清醒过来。可是轧荦山不给她机会,扯下秦晔的腰间的长绫,在她的手臂上疯狂的缠绕,不一会儿,从手腕到腋下全被长绫覆盖。  哗铛!轧荦山扛着无力挣扎的秦晔走到桌前,左手一拂,将上面的纸墨文件一同扫落,然后将秦晔直接扔在了桌子上。「啊!」手臂被反剪身后,又被如此撞击,秦晔吃痛忍不住喊道。  轧荦山毫不拖泥带水,直接扯开秦晔的衣襟,拉掉肚兜塞进她嘴裏。「呜……呜……」秦晔看轧荦山的双手即将要摸上自己的乳房,只能拼命的摇头。「呜……」一对高耸的乳房被轧荦山捏住,轧荦山似乎想把在叶子琪手裏吃的瘪发洩出来,十指用力按进秦晔的乳房。  「呜呜呜……」胸口的疼痛让秦晔身子不停的颤抖,噗嗤,一股乳汁喷射在了轧荦山的脸上。完了……我居然这个时候……不……  轧荦山愣了一下,接着就开怀大笑道。「哈哈哈……原来军神秦晔是个蕩妇,都能喷乳。」「呜呜呜呜……」秦晔听后很是委屈,只能摇头表示她的不满。  「别不承认,能被我用手指玩到高潮还说不淫蕩。」轧荦山伸出舌头轻轻点在了秦晔那还残留有白色乳汁的乳头上。「呜!」轧荦山捲舌包裹着秦晔的乳头,舌苔的摩擦让秦晔再次兴奋,一股乳汁射进了轧荦山的嘴裏。  「好一只奶牛,来,我们继续。」轧荦山在此捏住秦晔的乳头,稍稍用力向上提起。「呜……」秦晔被迫不得不反弓身体来减轻乳头承受的重力,原本还扑腾的双腿也渐渐不再动弹。  「奶水看样子挺足嘛。」轧荦山掂量一下,鬆开了秦晔的乳头。「呼……呜……」秦晔没有力气反抗,只是怨恨的看着轧荦山。  昏暗的烛光下,只能看见一名女子上身赤裸躺在桌上,挺翘丰满的乳房在一个男人手中被肆意捏玩。粉嫩的乳尖有时凹陷,有时提起,也有时摩擦。偶尔有水流激射的声音响起,桌上的女子就会颤抖一下并闷哼几声。  良久,轧荦山看着桌上奄奄一息的女子,抹去她身上残留的乳汁和香汗,又捏住她红肿的乳房。「还有?简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秦晔没有动弹,只是任由他玩弄,也或许是胸口的疼痛也无法让她複原点力气。  轧荦山也发现了秦晔到了极限,寻思着要不要把她强姦了,如果强姦了追究起来必定很麻烦,但转念一想,这现在和强姦没有太大的区别了。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但现在木已成舟不容更改,乾脆先把她强姦了算了,再去找自己老大南文柏去想办法。  想了这些,轧荦山不再犹豫,几下就将秦晔的裙子撕成碎片。「呜……」秦晔喊着自己的肚兜呜呜哼起来,原本垂落在地上的美腿也死命併拢。  「哼!」轧荦山冷笑一声,指甲隔着亵裤在秦晔唇肉上滑动。「呜……呜!呜呜!」原本瘫软的秦晔似乎恢複了一丝力气,被分开的美腿用力向中间夹拢。  啪!轧荦山一把按住秦晔的大腿,再直接抓住她的脚踝,用力前推,直接压倒她的胸口。「呜!呜!呜!!!!」秦晔吃痛,双眼瞪圆,头后仰,几声惨痛的悲鸣从口鼻中蹦出。  轧荦山取出秦晔嘴中的肚兜,看着她剧烈的咳嗽与喘息不由一阵兴奋,当即捏住秦晔的下巴。「我的大恒军神,可还舒服不?」  「咳、咳……恩、啊!哈……哈……」秦晔因爲长时间呼吸困难,这下突然放开,一时间腹部剧烈起伏。「你!你住手!啊啊啊……」    「住手?」轧荦山轻蔑的笑了笑,龙枪在秦晔的蜜穴上摩擦。  「额……唔……唔……」该死的药力还没有过……怎幺办……轧荦山虽然还只是在外面摩擦,但是秦晔就有一点点支持不住,那奇痒被缓解的快感瞬间佔据了她的大脑,秦晔只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淫靡的娇喘声。  「防抗啊!咋不反抗了?」轧荦山一掌拍在了秦晔的乳房上,两团软玉瞬间蕩起几层波浪,就像果冻一样弹跳。「混帐!啊……不要……哈啊……哈……啊……嗯嗯嗯嗯……恩啊……啊……拔出去……疼死了……」轧荦山根本不顾秦晔的感受,肉棒直接分开娇柔的肉壁,直捣秦晔的花心。  「啊……」秦晔颤慄的喊叫了一声,「到底了……求你……别插了……不……」  秦晔在轧荦山粗暴的强姦下根本无力反抗,这是能本能的摇着头。原本就虚弱不堪的身子又遭受到了如此冲击,秦晔都感觉自己的身体要散架了。又……又到顶了……受不了……好疼……他身爲兵部尚书,居然敢如此……秦晔喘息的声音越来越沙哑,似乎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  而轧荦山见自己终于干到以前朝思暮想的女神,反而精神更加抖擞,一次次有力的冲撞都让原本瘫软的秦晔哼上两声。「赵晔,你想不到吧,你老婆现在在我身下可是很听话啊。」  秦晔承受着轧荦山这撞击,喉咙裏偶尔迸出两个沙哑的音节。但是听到了轧荦山的话,秦晔强忍着身上的酸痛,挣扎着要起身,但是双腿都被压在自己脑袋的两侧,想要起身何谈容易。「不许你侮辱晔!混蛋!」  「不许侮辱?那你被我操得都动不了算什幺?」轧荦山嘿嘿的淫笑两声,挑起龙枪来回冲杀,次次直逼秦晔花蕊。一次次冲杀,竟让久经「沙场」的秦晔直接高潮了。  轧荦山看着桌上昏迷过去的美人,心思冷静下来,寻思着该如何摆平这件事。于是从暗隔离拖出一口箱子,从中掏出一捆白绫,将秦晔的双腿捆好,再塞入箱子。「来人,去南府!」  哒、哒……「素柔姐姐,此去前去多加保重。」云沐涵握看着马背上英姿飒爽的秦晔,心中闪过一丝担忧。  「没事的……等我的好消息吧!」秦晔习惯性的揉了揉云沐涵的头,然后一夹马腹追上了前面的队伍。  「晔奴,你终于跟上来了啊,我都以爲你跑了。」宇文利纵马来到秦晔身旁,望着秦晔的马鞍暗笑道。  秦晔虽然不喜,但是把柄在手不得不服从。「主人说笑了,爲国征战怎幺能退缩呢。」  宇文利面部抖动几下,一马鞭拍在了秦晔的马屁上。秦晔惊呼一声,马便飞奔而出,还隐隐约约带有呻吟声。  原来秦晔的蜜穴裏被宇文利插了一根按摩棒,这马匹奔跑时的颠簸让其在秦晔蜜穴裏自动摩擦,这也是爲什幺秦晔不愿在云沐涵面前久待的原因。「啊……该死!嗯嗯……哈……给我停下!」秦晔双手发软,根本无从发力,只能任由马匹四处奔走。最后还是宇文利追上来将马停下,宇文利看着趴在马背上娇喘连连的秦晔「记住你的身份!你永远是我的性奴!」  「是……」秦晔内心充满悲哀,但不得不屈服于宇文利的淫威之下……  「这个南文柏爲什幺要求宇文利一同前去呢?」云沐涵一手撑着脸,坐在梳妆台边思揣。  这是身后响起了一个愉快的声音「姑姑,在想什幺呢?你今天可没有去找我啊。」「是焕儿啊。」云沐涵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心裏有了一丝安慰,至少云焕还是听从自己的没有荒废锻炼。  「姑姑,就要科举开考了,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同前去?」云焕嗅着云沐涵的秀髮的香气,双手轻轻的爲她揉肩。  「乖,姑姑今天不想出去,你去好好把关吧,哦对了。」  云焕见云沐涵还有话要说,立马俯身倾听。「姑姑何事?」  云沐涵目光有些躲闪,声音也变得很小,但是落在小皇帝耳裏犹如千钧重锤直砸心窝。「姑姑……你……是在说笑吧……」  「焕儿,你父亲当年就同意了,可惜却离我们而去,我希望你不要阻止我……」  云焕「……」  云沐涵感受到了自己侄子的不悦,转身擡头望着云焕。「我一定要嫁给他,望陛下恩准。」  这一句「陛下」深深刺痛了云焕的心,云焕一句话不说直接离开。「哎……」云沐涵只是微微歎息一下,摇摇头继续思考之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