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楚留香外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楚留香外传
作者 好色         闻知大师藏玉佛,内含神功无人知。         不胜心嚮欲观之,一解心中满腹疑。         今晚午夜正子时,吾将踏月来取之。         大师素雅达知意,必不致令我徒劳。  这是张浅紫色的短笺,此刻就平舖在光亮的石桌上,信上虽然没有具名,却带着郁金香的香气,这种缥缈而富有诗意的香气,已足够说明这封短笺是写的。  接到这封短笺的是西藏布达拉宫的主持乃慧喇嘛,他此刻就坐在桌前,眼睛瞪着这张短笺,心中正燃起无名的怒火。  庄严的大厅里,还有三个人,一个神情威猛的乃勇喇嘛,双手负背,在厅中来回的踱步。另一个目光如鹰,阴鸷沈的乃智喇嘛,就坐在乃慧喇嘛的身旁。还有一个枯瘦矮小,却有着一对招风大耳的乃闻喇嘛,正坐在角落旁闭目养神。  乃勇走到桌前,拿起了短笺,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就凭这张纸,就想把布达拉宫的至宝玉佛像盗走,楚留香呀楚留香,你未免也太瞧不起布达拉宫了吧!?」  乃慧神情严肃的说:「三位师弟千万不可大意,因为楚留香就凭这种同样的纸,已经盗走了不少的奇珍异宝!」  乃智冷冷道:「哼!那是他没遇到我们四大天王。」  乃闻:「对!就凭我这天听神功,他就别想靠近我们。」  乃勇:「再加上我们四人联手,这次定教他铩羽而归。」  晚风中稳稳传来更鼓之声,乃智霍然站起,道:「子时到了。」  乃慧马上冲向墙角,按下机关按扭,露出了暗门,他打开了暗门,瞧见那紫檀木匣还在里面,不禁鬆了口气,转首笑道:「想不到楚留香也不过尔尔。」  乃勇仰首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原来你也不过是………」  突然乃闻「嘘……」的一声,乃勇笑声立停,窗外有个低沈而富磁性的语声笑道:「玉佛像已拜领,楚留香特来致谢。」  乃智箭步冲到窗前,一掌震开窗户,只见远处黑暗中站立着一条高大的人影,手里托着个二尺长的东西,在月光下看来,晶莹而滑润,他口中犹在笑道:「戊时盗宝,子时才来拜谢,礼数欠周,望请海涵!」  乃慧早已面呈怒色,疾声道:「追!快追!」  只见人影摇晃,风声响动,四大天王已穿窗而出。  四人追逐那人影,不久之后就不见蹤迹了,突然乃慧面色惨变,失声道:「坏了!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快!快回去。」  四人回到大厅中,瞧着那紫檀木匣,乃慧已冲了过去,打开匣子,匣子里的玉佛像早已不知去向,只有一张淡紫色的短笺写着:                                        大师伴佛未解,                                        盗帅踏月留香。  这是艘精巧的三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泽的木质,给人一种安定,迅速,而华丽的感觉。  在船上有一位男子,舒适地伏在甲板上,让温暖的阳光,晒着他宽阔的,赤祼祼的,古铜色的背。  海风,温暖地从船舷穿过,吹起他漆黑的头髮,坚实的手臂伸在前面,修长而有力的手指,握着的是晶莹而滑润的欢喜玉佛像。  此玉佛像乃是密宗欢喜大法的祕笈,练会之后不仅武功大进,而且御女不洩,且让交欢过后的女子死心塌地爱上你,并言听计从如奴隶一般,但不失其心智。  可惜,数百年来无人练成,因为,无人可以破解玉佛像的密祕,再加上玉佛像收藏在布达拉宫 ,而宫中高手无数,凡入宫偷窃者,皆有去无回,直到,盗帅楚留香出马,打破这个神话。  此时,楚留香正专心的在研究玉佛像的密祕之时,一位年约十五的美丽少女走上甲板,她穿着件宽大而舒服的鲜红色的薄纱衣裳,秀髮鬆鬆地挽起,露出双晶莹,修长的玉腿,赤着纤秀的,完美无疵的双足,轻盈地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用脚趾搔他的脚心,并露出了甜蜜妩媚的笑容,就像百花齐放一般。  楚留香缩起了脚,道:「甜儿,妳难道就不能安静一会?」  她银铃般娇笑了起来:「楚大哥,你猜错了。」  楚留香懒洋洋地翻过身来,眨着眼睛笑:「李红袖姑娘,有一个顽皮的宋甜儿,就够我头大了,妳千万不要学她。」  红袖笑着道:「楚大哥,难道除了甜儿外,别人就不能顽皮了吗?」  楚留香拍拍身旁的甲板,道:「坐到我身边来,我给看一样宝物?」  红袖乖乖地坐在楚留香的身旁,看着他手上拿的东西,害羞的说:「楚大哥你怎幺拿着这幺下流的东西!」  原来,玉佛像是一座人身象头的魔神,全身赤裸,而且有一位美女趴在身上,双手抱颈,双脚张开,下面那根巨大的鸡巴正插入她小屄中,面呈欢愉,且身旁还有八对小的魔神,以各种不同的姿势在交欢之玉石神像。  难怪,未经人事的红袖,看了会脸红心跳,害羞地直说下流。  楚留香看到红袖娇羞地样子,不禁心动,伸手抱住红袖,笑道:「小妮子,妳可别不识货,这座玉佛像可是藏有天大的密祕,和上千条的人命?」  红袖吃惊的道:「真的吗?楚大哥你可不要骗人?」  说完,就顺手把玉佛像从楚留香的手里抢到自己的手中把玩。  于是,楚留香把玉佛像的密祕及历史告诉她,但把御女不洩和交欢过后,可以控制人心的密祕,保留不说。  红袖:「哦!…原来如此,那楚大哥你发现玉佛像的密祕了吗?」  楚留香:「我正在研究时,妳就来捣………」  突然「哦 !…」一声响起。  原来是红袖看到神像的双眼,特别晶莹剔透,好像活的一般,教人忍不住想去摸它,于是伸手一摸,「咦!」眼珠好像会动,于是用力一按,就从玉佛像的象鼻中射出一颗药丸,正好射入楚留香的口中,打断他的话,接着从下面掉出一卷小小的羊皮卷。  药丸射入了楚留香的嘴 ,马上化作一阵甜津,直落腹中,而羊皮卷正好落在红袖的手中,楚留香和红袖赶紧打开一看,被吓了一大跳!  别看这小小地羊皮卷,虽小,却写有数个千字,里面记载着玉佛像的出处及练功的方法,最后说明,这欢喜大法共分九式,每练一式需要四名处女之身交欢,才可练成,且要处女之身的人,按神像的双眼,射出欢喜丸服下,才可练习,一旦服下欢喜丸,不练神功者,必流尽阳精,自爆胫脉,哀嚎三日而死。  如练会第一式者,在七,七,四十九日内,未练成第二式者,同样自爆胫脉,流尽阳精哀嚎四日而亡。  就在两人看完之时,楚留香感到从体内发出一股强大的热力,直到全身,一股兽慾暴出,难以自制,由其是下面那根大鸡巴,粗壮暴长如怒目金刚般硬的直痛,抱着红袖的手不禁用起了力,抱得更紧了。  此时,红袖觉得身旁的楚大哥全身赤热,脸呈血红,下面裤裆顶得好高,立刻忧心如焚的说:「楚大哥你觉得怎样了,看你模样好像很痛苦似!?」  楚留香的兽慾难止,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不可对这位如亲妹的红袖下手,于是痛苦地说:「快!红袖妳快走!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快!赶快走!」  红袖看着痛苦万分的楚留香,心中万般不忍,再加上平日对他爱慕已深,于是红着脸低下头去说:「不!我不走!楚大哥,红袖愿为你付出一切。」  楚留香急着道说:「红袖,没有用的,妳也看到羊皮卷上所写,一式需要四名女子,现在只有妳一个人,妳又何必作无谓地牺牲。」  红袖更急地说:「船上还有蓉蓉,甜儿和神水宫的南宫燕在。」  楚留香:「可是……」  突然「嗯!…」的一声。  原来是红袖见楚留香还在猷豫,于是就鼓起勇气,往他的嘴亲了上去,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了。  这下子楚留香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双手紧抱红袖,吻着她的香唇,并且吸吮了起来,而她的香舌,也被他吸吮了出来,他的舌尖拨弄着她的香舌。  一阵长吻过后,红袖似乎透不过气来,含糊地发出呼声:「嗯…嗯……啊……啊…哦……哼………」  接着楚留香双手一阵忙碌,往上,隔着薄纱轻抚着她富有弹性的少女粉乳,再伸入薄纱中解开了肚兜,双手在她圆鼓鼓的奶子上,爱不释手的搓揉捏弄,并用指尖磨擦着奶头,令她娇躯颤抖不已,玉手在他胸膛胡乱抚摸着。  往下,伸入薄纱中,隔着丝质亵裤,微微鼓起的三角处,轻轻地抚摸着。  啊!亵裤湿了。原来是红袖在楚留香爱抚下,小屄早已潺潺地流着淫水,亵裤也就被淫水泡湿了,而她的身躯也抖动了起来,且扭动了起来,双腿微微地分开,期待他把亵裤脱掉。  果然不负红袖的期望,楚留香将她身子平放,低下身去,一手托起她屁股,一手拉着鲜红色的亵裤,往下脱……  一付美好的身材展现出来,均匀的小腿,结实的大腿,健美修长。肌肤虽不是很洁白,可也细嫩得很,那片呈三角形的草原区,阴毛虽然稀少,但却非常的长,约有四吋多,而那神祕的桃源洞口,正潺潺地流着淫水!  楚留香看得都醉了,只觉得血流加速,全身燥热,跨下的鸡巴已跃然欲动的抖动着,而且更加长粗增硬。  楚留香迅速脱下身上唯一的短裤,露出那根大鸡巴出来,迫不及待的抱住红袖,把她压在身下。  他的嘴唇找到她的樱桃小口,深深地吻下,然后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舌尖搅动着她的香舌,之从收回舌头,用力吸吮着,一条如小蛇般的香舌,已然吸入了他的口中,并在他的口中扫动着。  红袖的一双玉臂,紧紧缠绕着他的背腰,一双玉腿,也缠上了他的双腿。  楚留香在一阵爱抚之后,才发觉红袖身上仍披着薄纱,于是将她上身轻轻抱起,脱了她的薄纱,她现在已是全裸了。  红袖全身乏力,娇喘连连,口中不断地发出低沈的呻吟:「嗯…啊……哼……抱紧我…嗯…用力抱……哦………楚大哥…我…我爱你…你……嗯…………」  楚留香一听,更加兴奋,爱抚的动作也加紧了起来,他把嘴顺着她的粉颈向下滑,到了她的酥胸,在那粉嫩地奶头上吸吮,左手也握着另一只奶子,不停地捏揉玩弄,右手在那片草原上,拨弄着虽少却长长的毛草,手指轻扣着桃源洞口,并不时玩弄着二片肥厚的阴唇。  小屄流出大量的淫水,将手指都泡湿了,他伸出中指插入屄中,小屄 湿湿滑滑地,于是他的手指开始在小穴中探索,并不时地抽送着,点着,扣着。  红袖如触电般的全身抖动,呻吟声由沈渐高的嚷叫起:「啊!……哦…哼……用力点……唷……人家啊……小…小屄 …好…好痒呀………唔…楚大哥人家屄…屄 …好痒呀………嗯…哼…………」  红袖的娇躯扭动着,屁股摇摆着,一只玉臂紧紧缠绕着他,一只王手却伸到他的跨下,抓住他坚挺高举的鸡巴,轻轻抚弄着,并缓缓地套动。  两人这样互相爱抚着,忘情地享受着,甲板上正迷漫着一股浪漫的罗漫蒂克和无边的春色。  突然,楚留香将手伸到红袖的大腿内侧,然后把她一双玉腿分开,右手扶着坚硬的大鸡巴,左手拨开肥厚的阴唇,大鸡巴轻抵屄口,并不停的轻轻地上下磨擦着。  红袖的小屄经龟头的热烫及磨擦,酥痒阵阵,淫水潺潺地流个不停,她再也耐不住的娥眉轻锁,媚眼半开,朱唇微启,沈沈的呼着:「哎唷哦…嗯……楚大哥哦……人…人家啊………唔…小屄好痒唷……嗯…哼……你就别…别再逗人…人家了啊………嗯……快…快点了……人家受不了啦………」  楚留香知道红袖现在极度需要插屄。于是,他的鸡巴对準小屄,屁股猛然用力一挺,往前一送,大鸡巴顺着滑润的淫水,「滋!…」的一声,大鸡巴插入小屄,且全根尽入。  这时红袖痛苦的大叫:「哎唷…喟呀……痛死人家了啦……哦…停…快停住呀………楚大哥啊……人…人家受不了啦………你停住呀……哦…………」  楚留香却异常的兴奋,龙心大悦,因为他是第一个佔有红袖的男人,因此,他非常的珍惜,暂时停下抽插鸡巴的动作,温柔地亲吻她,爱抚着他。  楚留香的鸡巴是全根插入小屄 。虽然没有抽送鸡巴,可是大鸡巴在小屄中被包得紧紧的,龟头一抖一抖地跳动着,顶着花心一阵舒爽,接下来他缓慢地用屁股磨着圈圈,大鸡巴也在小屄 颤颤地跳动着。  红袖渐感疼痛不那幺强烈了,小屄 也越来越痒,如万蚁在爬似地,奇痒难耐,加上花心被龟头一抖一抖地按摩着,磨得心花怒放,淫水直流。娇躯因而扭动着,屁股也不由得轻轻挺起,以求花心能得到撞击。  楚留香见红袖这样的动作,知道她已耐不住酥痒,再看娥眉舒展,媚眼含春,虽然眼角有泪,但已然疼痛大减,于是屁股缓缓地一下一下的挺动了,大鸡巴也在那窄紧的小屄插干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加快大鸡巴的抽送,越来越凶猛,越来越快,大龟头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撞击花心,令得她娇躯扭动着,双手胡乱的抓着。  在楚留香连续快速的抽送二百多下后,红袖失神地呻吟着:「啊!…哦…哦……嗯…楚大哥呀………唔…小妹好爽啊………嗯…太…太美了啊…………楚大哥你…你的那根…嗯…好大…好长…唔……小…小…小妹快飞了啊………哦…嗯……我…我忍不住了啊…………哦……嗯………」  楚留香知道红袖要洩身了,于是加快速度的抽插,以让她得到充分的高潮快感。他才快速的抽插几十下,红袖就失声地叫:「啊………楚大哥……我…我爱你……我永…永远都不…不离你啊………哦…嗯……我…我要尿…尿了啊………我…我要…要…要飞了喔…嗯…嗯…………」  红袖的娇躯颤抖阵阵,双手紧抓着楚留香的手臂,在一阵激烈的颤抖下,阵阵阴精洩了出来,直将大龟头淋得又烫又湿,然后,双手双脚无力地放下,呈大字形的躺下休息。  楚留香感觉到被红袖滚烫地阴精喷龟头上,一阵刺激,舒爽,精神为之一振,而且淋在龟头的阴精,马上被吸入体内,化作一道真气,运转全身,全身的炙热立减三分,可是性慾也增三分。  但楚留香知道一个初经开苞的处女,是耐不住连续被干的,可是心中性慾却一直冲击着他,令他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忽然,听到从舱下传来一阵南国姑娘甜美的声音,娇嗔道:「楚大哥,红袖,吃饭了,快点下来嘛,人家肚子好饿哦!」  接着从舱下冲出一位,穿着一件鹅黄色且宽大舒服的薄纱衣裳,并露出一双淡褐色的,均匀美丽,线条柔和的玉腿的美丽少女。  她漆黑的长髮梳了两根辫子,长长的辫子随着玲珑的娇躯不住荡来荡去,淡褐色的瓜子脸,配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显得妩媚又俏皮,她的脸上本来在故作娇嗔,但瞧见了红袖全身赤裸,躺在甲板上,从小屄中流出红白的汁液,而楚留香也是全身赤裸,跨下挺着那根鸡巴又大又粗,为了一呆。  突然!惊叫一声,扭头就跑,跑得比来时还快。可是,有人比她更快。  原来是楚留香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忽然看见宋甜儿出现,如获救星,但见她转身就跑,心想,怎幺可以让她溜走呢,于是,施展轻功,迅速的将她拦腰抱起,捉到红袖身旁,按倒在地,压在身下。  甜儿的娇躯用力扭动,拚命挣扎,大声惊叫:「不要啦!…不要啊!……楚大哥你放过我吧!求求你?」  楚留香见甜儿如此奋力抵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命已起身坐在一旁的红袖,按住甜儿的双肩,自己则将甜儿的双腿 起扛在肩上,并用左手将双脚扣住,而右手就把甜儿的衣裳撕破,撕碎鹅黄色的亵裤,并扯下肚兜。  露出了一付健美且玲珑有致的身材,淡褐色的肌肤,细緻柔嫩,修长均匀的玉腿,柔若无骨的玉臂,玉乳小巧饱满而结实如笋,小腹平滑柔细,以及那光滑无毫却又突出如鲍的小屄。  此时的甜儿也不再抵抗了,因为红袖已将事情的原由说出,而甜儿原本就深爱着楚留香,如今心愿达成,更是满心欢喜的说:「楚大哥,对不起!甜儿爱你,甜儿愿意为你奉献一切!」  说完时已满脸通红,双眼紧闭,一付娇羞的样子。楚留香看了更加的兴奋。于是放下了甜儿的双脚,伏在甜儿身上,亲吻她的樱桃小嘴,一手揉捏着一只奶子,一手抚摸着那光滑无毛的包子屄,拨弄着肥厚的阴唇,不时的用手指在小屄中抽插着,扣着。  而红袖也跪在一旁,伏下身去,香唇吻上甜儿的一只奶子,一手握住了楚留香的鸡巴,温柔地抚弄着,另一只手则伸到甜儿的小屄上,轻轻地捏着,点着,扣着那粒肥美的阴核。  甜儿经不住楚留香和红袖两人如此的爱抚,小屄 淫水不停的分泌着,将甲板弄湿了一大片,娇躯颤抖着,不停的扭着,一双玉腿也不安的摆动,娇喘不休地,口中娇呼:「啊!……哦…嗯……楚大哥呀……哼…红…红袖呀……妳别这样嘛……哼…甜…甜儿会…会受不了的啊………哦…哼……楚…楚大哥…人…人家的小屄好痒哦……嗯…红袖唷……妳…妳不要捏人家的豆豆了………啊……嗯…唔…楚大哥呀……人…人家小屄 好…好痒呀……求…求求你……快…快一点啊………人…人家受不了了啊!………哦…………」  两人见甜儿如此激动,知道她已经忍不住了,于是红袖将楚留香的屁股捧高,然后一手扒开甜儿的阴唇,一手将大鸡巴带过来,对準甜儿的小屄口,塞了进去,龟头就被阴唇整个包住了,然后红袖双手放在楚留香屁股上,用力地将屁股往下一按。  楚留香也顺着红袖的安排,同时用力的向前一挺,大鸡巴顺着又浓又多又滑的淫水,「噗」的一声,水花四溅的将整根大鸡巴,全部插入甜儿的小屄 。  只见甜儿疼痛难当的,双手撑着楚留香的胸膛,双眉紧锁,眼泪都流出来了,痛苦的大叫着:「啊!………哦…红袖呀……楚大哥唷…你别…别这样的用力嘛………甜…甜儿好…好痛啊…………唔…楚大哥你…你不要再动了啊……人家受不了了啊…………痛…痛死甜儿了啊………唔…哦……………」  楚留香见甜儿难过的样子,于心不忍,又怕娇柔的甜儿会承受不了,也就停止不动了,并温柔体贴地,用手揩着她的泪水。  红袖一看大鸡巴已经全部插进去,点头笑着对甜儿说:「好了啦,妳别紧张嘛!?第一次都会疼的,再来就不会了。何况只是痛一下下,我刚刚也是这样,只要妳放轻鬆点,待会妳就知道,什幺是人生的乐趣了?」  甜儿经红袖这幺一说,心 踏实了许多,心想:「自己是太过紧张了!」  楚留香和红袖看了甜儿的样子,知道她的疼痛己缓和了,再看她的眼神,也变得娇媚了,由她的喘息声中,明白了她的需要。于是红袖双手扶着楚香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了起来。  楚留香整根的大鸡巴全根插入,在甜儿初开苞的嫩屄中,虽然没有抽插阳具,可是鸡巴被那又窄又紧又热的阴道,夹得紧紧的,大龟头顶在花心中,被花心包得死死的,鸡巴舒爽的一抖抖地跳动着。  现在楚留香配合红袖的动作,转动着屁股,大鸡巴也缓缓的,在甜儿的嫩屄中打着转,使得原本只是顶住花心的龟头,变成了磨擦花心。  甜儿觉得小屄中传来一阵阵的酥麻感,花心更是被磨得奇痒无比,而淫水也流出更多了,没多久,她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奇妙的滋味,口中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嗯…哦……红袖姐呀……唔…甜儿觉得好舒服喔……嗯…唔…楚大哥呀!……你动一动嘛……哦……哼…对…轻轻的……啊………哼…人家的屄 好…好痒呀………甜儿求你快点动一动嘛………哦…嗯…啊…………」  红袖一看可以了,玉手一拍楚留香的屁股,楚留香领会的挺动着,慢慢的将鸡巴抽出,再缓缓的插入屄中。  楚留香如此缓慢抽插了一会,甜儿觉得不再疼痛,取而代之是一种她未曾体验过的美妙畅快,不由得嗯哼出淫蕩的娇呼:「嗯…哼…哦……好…好舒服…好奇妙的感觉啊………嗯…楚…楚大哥呀………甜…甜儿求你再快一点嘛………哦……对…用…用力一点哦………啊…再…再快一点…再…再用力一点……哦…哼………」  红袖知道甜儿已体会到了插屄的美妙滋味,她的玉手仍放在楚留香屁股上,用力按着他,让楚留香加快抽插的速度,渐渐地,楚留香的插穴越来越快,越有力,而且也更深了。  甜儿觉得鸡巴在小屄 抽插的越快,她就越爽,当龟头撞击到花心时,就好像被电了一下,越来越美妙。  当楚留香用上了劲,迅速的抽插了三佰多下,干得甜儿的娇躯连连颤抖不已,忍不住的淫淫浪叫:「哎唷喂呀!………哦…嗯……楚大哥啊……你…你插的甜儿好…好爽啊……你插死甜儿了呀………哦哦……人家…人家好爽啊……唔……红袖姐呀………甜…甜儿要…要飞了啊…………嗯…楚大哥唷……甜…甜儿要…要尿出了………哦………哼……甜儿要飞了啊…………哦…哦………」  甜儿娇躯一阵颤抖,高叫一声的洩身丢精了,人也疲软的躺在甲板上喘着气。  这是甜儿初经开苞的第一次高潮,她觉得美妙极了,整个人被干得,就像要飞起来似的,非常舒畅。  楚留香觉得龟头被甜儿的阴精一淋,热滚滚的非常舒爽,顿时,阴精又被龟头完全吸收,又化作一道真气,运行全身,同样的全身热度再减三分,而性慾又增三分。  此时楚留香将鸡巴从甜儿的嫩屄中抽出,然后转身向舱门口喊:「蓉蓉妳出来吧!不必再躲了?」  原来,刚才甜儿在大声喊叫时,就惊动了在舱底休息的苏蓉蓉和南宫燕,两人来到舱门口时,正好瞧见全身赤裸的楚留香,在撕破甜儿的衣裳,两人顿时愣住,而苏蓉蓉更是伤心欲绝,因为她本来就深爱着楚留香,看到这种情景,怎能不伤心。  但是听完红袖对甜儿的说明时,便不再怪他,反而有成全他之意。  忽然,看见身旁的南宫燕,正缓缓地抽出暗器,想要杀害楚留香,立刻,不加思索的出手,点住她的穴道,让她不得动弹。  于是两人就隐在舱口边,看着一幕幕香豔刺激的画面,听着一阵阵的淫声蕩语,不知不觉得全身热了起来,小屄中流出潺潺的淫水,娇喘声也慢慢的响起,双手不自觉的在身上抚摸,直到楚留香唤她出来,才回过神来,害羞地走出来。  此时,舱门口走出了一位,年约十七,身材窈窕,肌肤如雪,长髮披肩,双眸清泓如水,穿着一件柔软而宽大的白色长袍,长长地拖在甲板上,脸上露出既害羞且温柔的笑容,如天上仙子一般的绝色少女。  苏蓉蓉缓缓地走到楚留香的面前,轻轻地说:「楚大哥!」  楚留香看着她,道:「蓉蓉,妳愿意吗?」  蓉蓉轻轻的点了个头。  楚留香走了上前,一把抱住蓉蓉,低下头去,对準她的嘴亲吻着她,同时,红袖和甜儿也一人一边,在旁为蓉蓉脱下长袍,接着,红袖解下蓉蓉的肚兜,甜儿则脱下她白色的亵裤。  露出了蓉蓉一身雪白无瑕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玉乳,结实弹手,粉红如晶的乳头,平滑纤细的小腹,修长均匀的大腿,柔细如薄雾般的阴毛,呈倒三角形地覆在那丰隆的小屄,而小屄中也正流着潺潺的淫水。  见了此景,楚留香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把蓉蓉抱起,轻轻的放在一个大圆桌上,压上了她的娇躯,对上嘴亲吻她的红唇,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并且缠绕着她的香舌,不久,蓉蓉渐渐也体会到了亲嘴的乐趣,随着楚留香舌头逗弄,去缠搅他的舌头,并且在两人的口中,一来一往的玩弄着。  同时,甜儿也低下头吸吮蓉蓉的奶子,一手捏弄着另一只奶子,一手伸到小屄上轻轻地抚摸着那片细绒,并不时的捏弄着那颗小豆豆,红袖却蹲楚留香和蓉个在两人的下面,伸出右手扶握着楚留香的大鸡巴,而左手拨开蓉蓉的阴唇,将大鸡巴抵住屄口,并时缓时快,时轻时重的磨擦着屄口。  蓉蓉同时受到三人的爱抚,身心异常的舒畅,只见她娇躯扭动着,屁股摇摆着,不时地向上挺,小屄 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将红袖的手和楚留香的鸡巴都弄湿了,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用力撑起楚留香的胸膛,娇喘呻吟:「哦……嗯…甜儿用力吸嘛……哼…红袖哦……蓉…蓉蓉姐好…好难受啊……哦…嗯…哼……我…我的心好酥麻呀……啊……人家的屄 好痒呀………唔…楚大哥…你…你们就别…别再作弄蓉蓉了啦………快…快一点插进来嘛………人…人家受不了啦啊…………哦…嗯………」  红袖看蓉蓉的样子,知道她现在极度需要插屄,于是,停止用鸡巴磨擦小屄的动作,而将鸡巴对準蓉蓉的小屄口,塞了进去,龟头就被阴唇含住了,再用手轻拍一下楚留香的屁股,楚留香也领会了,同时的挺送屁股。  只听到「啊!」一声痛苦的尖叫,蓉蓉疼痛难当的,双手推打着楚留香的胸膛,柳眉紧锁,双眸也流下泪了,并想用力的夹合双腿,然而双腿却被红袖按着,动弹不得。  红袖侧目一瞧,大鸡巴才插入不到一半呢!于是低下头伏在蓉蓉的小屄上,伸出香舌,轻轻地舔着那颗粉红色的小豆豆,而甜儿仍在蓉蓉的酥胸上努力着,且越来越有心得,只见甜儿的玉手握住一只奶子,抚摸着,并用手指夹住奶头,不断的捏弄着,嘴巴则含着蓉蓉别一只的奶头吸吮了起来,一会轻咬,一会用舌尖舔着,又是吸吮,又是用舌头搅磨着奶头。  原本疼痛的蓉蓉,经红袖和甜儿这幺一挑逗,只一会儿她已经忍不住了,只见蓉蓉娇躯微微抖动,轻轻扭着,双腿不自主地分得开开的,因为蓉蓉觉得屄中酥痒无比,又极酸麻的,口中也忍不住的舒爽呻吟着:「啊……哦…甜儿妳…妳好利害唷……哦…吸…吸的蓉蓉姐好舒服呀………嗯…唔…红…红袖呀……妳…妳舔人…人家的小豆豆…豆……舔的蓉蓉姐好爽呀……啊……小屄 又酥…又麻…又痒的……哦…嗯…人家受不了啦啊………哼…楚…楚大哥唷…你快点插进来呀………嗯…替人家止…止止痒嘛………哼…快…快一点嘛………哼…哼…………」  红袖看见如此的情况,就把玉手放在楚留香的屁股上,用力的压按,大鸡巴已经全根尽入了蓉蓉的小屄中,但听见蓉蓉高声尖叫:「哎唷!……痛啊!……哦.…呼…人家的小屄好痛呀!………唔…楚大哥你不要动嘛……人…人家会…会痛呀……啊………」  楚留香见蓉蓉如此的惨叫,也就停止不动了,并伏下身下用舌头轻舔,蓉蓉流下的泪珠。  红袖低头一看,大鸡巴已经全根插入了,就说:「蓉蓉姐第一次,一定会痛的,现在妳已经开苞了,再来就不会疼了,放轻鬆点嘛!等一下妳就知道,什幺叫欲仙欲死的滋味!?」  甜儿在旁也笑着说:「对呀!刚才楚大哥将鸡巴插入我的屄中时,也是非常的痛,等一会就慢慢的就不会痛了,反而越来越舒服,现在妳不要紧张,把双腿分开些,就会觉得比较好了。」  蓉蓉经甜儿这幺一讲,就觉得比较不痛了,再回想刚才甜儿被干的情形,于是顺从的把双腿分得开些,显然她也想好好地享受插屄的美妙滋味。  红袖看见了蓉蓉的动作,知道她已经不再那幺痛了,于是就跟刚才一样,双手扶着楚留香的屁股转动了起来。  原本,楚留香的鸡巴是全根插入蓉蓉的小屄中,正享受着被又窄又紧又热的处女屄挤压的滋味,而龟头则顶过了花心,被夹包着紧紧的,花心中似乎有张小嘴,正在吸吮着龟头,令楚留香感到万分的服爽,龟头不由自主地在花心,一抖抖的颤动着。  现在,楚留香随着红袖的动作,慢慢的磨转着圈圈,鸡巴也在蓉蓉的嫩屄 转磨着,使得原本顶过花心的龟头,变成了搅磨着花心。  蓉蓉在一阵疼痛之后,小屄被大鸡巴全根插入,渐渐的不再痛了,反而觉得小屄 满涨充实,一股奇妙的舒爽滋味涌上心头,随着鸡巴的转动,一阵阵的酥麻感从小屄中传出,花心更是被搅磨得奇痒无比,淫水也不断的流着。  没多久,蓉蓉已经忍不住了,令得她娇躯扭摆着,屁股上下的挺动着,口中发出了舒爽的淫声:「嗯…哦……楚大哥呀……人家的小屄好…好痒呀……哦…唔…楚大哥你快快点动一动嘛?………算…算是蓉…蓉蓉求你啦……嗯……快…快一点动嘛………哦……快点呀!………啊…………」  红袖一看蓉蓉的样子可以了,双手一按楚留香的屁股,楚留香领会的挺动着,缓缓的抽出鸡巴,再慢慢地插入。大鸡巴由慢而快的抽送着。  蓉蓉渐渐的体会到了插屄的真正乐趣,那种美妙的滋味感觉,令她猛摇着头,摆幌着双腿,娇喘轻呼,渐渐的,由轻呼成了淫叫:「哦……嗯……好…好美啊………唔…真…真是太美妙了啊……哼…嗯…楚大哥哦……你可以插重些呀……哦…动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啊………哦…哼…哦……对…对…就是这样呀……哦……快…快一点哦……唔…好…好好哦………嗯…哼…………」  红袖见蓉蓉,很快的进入性爱的状况,而且舒服的享受着,于是上前将头伏在蓉蓉酥胸上,在她那雪白的玉乳上吸吮着,同时,甜儿就在另一个奶子努力的舔弄着,而两人的手则在蓉蓉的小穴上,捏弄着那颗小豆豆。  此时的蓉蓉,经红袖和甜儿这幺一弄,再加上楚留香迅速而用力的抽插着大鸡巴,并每次都插入了花心,而每插入一次就抖动一次,就这样连续被干了三百多下后。  蓉蓉开始扭转着娇躯,挺摇着屁股,全身发着颤抖,高声的淫叫着:「哎呀……哦…好啊……太爽了啊……嗯…楚大哥呀……我…我从来都不知道被你干…干是这幺舒服事呀……嗯…哦……好爽啊……唔…楚大哥呀……用力插嘛……哼…嗯…甜儿呀…妳把蓉蓉姐的奶子吸的好涨喔……唔……红袖唷……蓉…蓉蓉姐的小豆豆…也被妳捏的好…好爽呀……哦………大鸡巴哥哥啊………用力的插呀……干死我吧……哦……对…对…就是这样啊……快…再用力插……哦………人…人家要…要尿出来了啊………哦………哼……………」  蓉蓉在一阵激烈的颤抖之下,她得到了高潮快感,舒服畅快的洩出了阴精,四肢无力的平摆在桌上。  楚留香被蓉蓉洩出的阴精,淋得大龟头又烫又湿的,万分的舒爽,然后,同样地化作一道真气,运走全身,同时热力也再灭三分,可是性慾也再增三分,宛如野兽一般。  蓉蓉见状,知道楚留香快要兽性大发了,赶紧开口说:「红袖,甜儿妳们快点去把船舱口的南宫燕捉出来,她已经被我点住了穴道,快点去,楚大哥!你先把鸡巴抽出,等一下就可以干另外一个人了。」  楚留香听到还有一个人,马上放心,用着最后一点的理智,抽出鸡巴站在一旁等候。  红袖和甜儿听完之后,马上到船舱口旁捉出了一位,年约二十,身穿着雪白的轻纱长袍,腰间束着银色的丝条,突显出她傲人的双峰,美豔的脸蛋,勾人的双眸,真是一位能让男人停止呼吸的美女。  此时这位美女面露慌张不安的脸色说:「我南宫燕是神水宫的人,如果妳们敢碰我一下,将来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蓉蓉三人却不为所动,仍然动手将南宫燕脱个精光后,再将她 起平放在桌上,并把她的腿 高且分的大开,使得小屄露出了指大的阴核来,而小屄中早已流满了淫汁,好像是正等候着大鸡巴的光临似。  在一旁的楚留香见了南宫燕,那晶莹如玉的肌肤,娇躯丰满似雪,浑身柔若无骨,但曲线均匀,凹凸分明而不拥肿,两只圆鼓鼓的玉乳,比蓉蓉三人都大,肥圆的玉臀,隆得高起的小屄,又长又浓的阴毛,真是个天生的尤物,令人垂涎。  此时的楚留香再也忍不住了,马上跨前一步,双手抱住南宫燕的双腿,让她的双脚架在他的肩上,一旁的红袖也马上伸出了手,右手扶住楚留香的大鸡巴,而左手拨开南宫燕的阴唇,将龟头对準了屄口放进去,而楚留香也顺势的用力一挺,大鸡巴顺着滑润的淫水,「滋」的一声全根尽入小屄中,直捣花心,并开始抽插了起来。  南宫燕痛苦的尖叫着:「娘呀!……好痛喔!……救命啊!………求…求求你不要再动了啊……我…我受不了了啊………痛死我了呀!………」  现在的楚留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知一个劲的猛干,大鸡巴急出急入的,猛穿插着南宫燕那成熟的少女小屄,在阵阵的肉紧中,再接再厉,插中她的花心。  由于南宫燕被点住了穴道,无法挣扎扭跳,只能高声喊疼:「哎唷呀!………救命喔……插…插死人了呀……啊……你…你弄破了人…人家的小屄呀………哎呀…不…不要再插了呀……人家的小屄内快…快涨翻了呀……痛死人……啊……哦…哦…………」  南宫燕叫死叫活的叫个不停,然而她叫得兇,楚留香反而干得更猛,看得在旁扶着南宫燕怕她摔下的蓉蓉,红袖及甜儿三人目瞪口呆的。  大约在一百五十多下的抽插淫姦后,渐渐的南宫燕感到小屄不再痛了,反而觉得酥麻快感了起来,淫水也大量的流出来,加快了大鸡巴的抽插,那南宫燕的苦叫声,怪叫声,叫到后来也变成了浪哼呻吟:「唔……唔……亲哥哥唷……人家现在不痛了呀………嗯……小屄 面又…又酥又麻的……哼…嗯…嗯…………」  蓉蓉看见了南宫燕的情形,就解开了她的穴道。  南宫燕渐渐的体会到了插屄的真正乐趣,毕竟她已完全发育成熟,很快的就进入性爱的状况,而且舒服的享受着,那种美妙的滋味感觉,令得她猛摇着头,挺腰摆腿着,娇喘浪呼:「哦………嗯……好美喔……唔…真是太妙了啊……嗯…喔…真是舒服哦……哼…大鸡巴哥啊……你好…好利害喔………嗯…大鸡巴每次都插入人家的花心啊………哦…顶的人家好爽啊………哦…嗯……比宫主的手指还…还厉害呀……哼…插的人家好…好舒服喔………嗯…哦…哦…………」  在一旁的蓉蓉三人,听到南宫燕的淫叫声中,有提到宫主的手指,这句话时,正在怀疑她是不是同性恋时,南宫燕突然伸手拉下蓉蓉,使得蓉蓉的脸刚好在跌伏在她的面前,于是双手抱住了蓉蓉头,对準着蓉蓉的香唇亲吻了起来,不久蓉蓉就发现南宫燕的舌头技巧非常高明,令人觉得很舒服,于是两人更加热烈的亲吻着。  红袖和甜儿见状,也就更兴奋了,于是两人将头伏在南宫燕的酥胸上,吸吮着那丰满的玉乳,而小屄上那粒指大的阴核,更是她俩手指玩弄的地方。  楚留香仍然快速的抽插着大鸡巴,而南宫燕也配合着摆动玉臀,不停地摇,扭,晃动着,南宫燕的小屄 又热又紧,红胀的龟头磨擦着紧包的屄壁,再加上她那肥嫩的阴唇,更紧紧地包住楚留香的鸡巴,每次的抽插,都把南宫燕的阴唇带进带出,更增加楚留香的快感,就这样楚留香连续的又干了二百多下了。  此时的南宫燕,突然推开了热吻中的蓉蓉,扭转着娇躯,挺摇着屁股,全身发着颤抖,淫声浪叫着:「哎唷!………哦…嗯……好啊……大鸡巴哥哥啊………你插快些嘛……哦…哼……好爽呀……嗯……妹子呀……姊的那粒小豆豆……被妳们弄的好…好舒服喔………唔…大鸡巴哥哥唷……我…我爱死你了哦……我什幺都听你的喔……嗯…哼…哦……用力啊!………快…快一点啊………哦…哦………我…我要飞了喔!…………嗯…哼……………」  在一阵激烈的颤抖之下,南宫燕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快感,舒畅的洩出阴精,双手无力的平躺在桌上,人也因极度的舒畅而昏了过去。  一股热烫的阴精,直淋在楚留香的龟头上,立刻化作一道真气运行全身,使得原本发狂的楚留香清醒了过来,接着四道真气化为一股强的内力,开始在全身乱窜,不受控制,吓得楚留香马上抱起昏迷中的南宫燕,盘坐在甲板上,再吻住她的嘴唇,运起欢喜大法的内功心法来。  不一会儿,只见他们全身发出阵阵的红光,且越来越强,直将他们包住不见,而蓉蓉三人见状,知道他们现在正是练功的紧要关头,于是三人位居三方,为她们护法警戒。  渐渐地红光淡去了,露出了两条的身影,不久就完全清楚的看见,楚留香变得更俊了,脸上显出自信的笑容,双眼散发令人心醉的眼神,令人会难以抗拒的爱上他,而南宫燕也变了更加的娇豔动人,全身的肌肤白里透红,并散发一股似玉般的灵光。